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人,應不應該追求“永生”?

申鵬 · 2019-06-23 · 來源:平原公子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當下,還有千千萬萬的人,生活在饑餓、貧窮、戰亂之中,朝不保夕,連基本的生存權都沒有,連作為人的尊嚴都沒有,我們在此奢談“永生”,似乎真的有點自私。

  上周五晚上,我應邀參加了一個騰訊的線下節目。

  騰訊新聞拍了個紀錄片,叫做《明天之前》,我們討論的內容,就是其中一部分。

  這部分的內容既“詭異”,又有趣,既科學,又荒誕。我們一群人,坐在先鋒書店里,有媒體人,有醫學博士,有大學生,有教師,我們在討論一個荒誕而又現實的問題——“永生”。有那么一瞬間,我覺得我們是幾萬年前的原始人,在巫師的指引下,圍著祭神的火堆翩翩起舞。

  根據現有的知識,死亡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從山頂洞人到現在,我們沒有見到任何一個長生不老的存在。可是,在當下,一些神秘主義者,一些科學家,一些富翁和財團,已經開始啟動這個“項目”,他們不再認為死亡是理所當然的。當然,他們的手段五花八門,有的人把年輕人的血液注入身體,有的進行基因改造,有人在開發“年輕藥”,還有人在研究腦機接口,試圖把“人的意識”,上傳到機器之中。

  我們討論的范圍很廣,從科學、醫學,到哲學、再到社會學,從如何實現永生?到永生該不該實現?最終到——誰應該永生?誰才配永生?

  首先,永生是一個美好的愿景,沒有誰生下來就想死。

  但“永生”在原理上就不科學,根據熱力學定律,能量不能自發匯集。就好比工程師造不出永動機,生物學家也無法讓生命永生。能量是守恒的,質量也是守恒的。你多了,別人必然就會少,人類多了,資源就會少,可用的能源就會少。

  所有自然界的事物,都是一個熵增的過程,從有序到無序,一塊石頭,會漸漸風化成粉末,太陽會熄滅,地球會冷卻,宇宙也會死亡坍縮,生命憑什么可以例外?生命看似是一個熵減的過程,從無序到有序。生命越來越強大,越來越有序,對自身來說,熵是減少的,但對于大環境來說,熵是增加的。

  舉個不恰當的例子,神話傳說中,神佛得靠信徒的愿力長生;吸血鬼得靠吸取別人的鮮血和生命長生。

  其次,永生最大的敵人,其實是基因的繁衍和進化。

  其實,繁衍,才是基因的本能,如果生命體能夠永生了,還要繁衍做什么?還要進化做什么?

  死亡,其實是和“性”分不開的,當你來到青春期,走向性成熟的時候,其實就是你走向死亡的時候。基因是自私而又頑固的,它用愉悅的快感走進繁衍的殿堂,傳播下更強大更優秀的基因,而你本身,就已經被拋棄了。

  這個世界上,是有永生的生物的,真的有,比如說單細胞生物阿米巴蟲,比如高塔水母,它們可以存活數萬年,因為它們大多數都是無性繁殖的。舉個例子,如果你是個單細胞生物,你無性繁殖,你分裂成兩個,你確實永生了,但是你覺得哪個才是真正的你?當然了,這樣的生命是無意識的,不存在“我”的概念。

  自從生物進化有了有性繁殖之后,一旦性成熟,一旦可以交配,可以性行為之后,這個人是逐漸開始走向死亡的,有一種魚會翻山越嶺走幾千公里到一個地方去繁殖,去狂歡交配,生育下一代,第二天海面上全是它們的尸體,而整個生命的歷程幾乎都是這樣的狀態。

  如今這個方面已經有很多的研究,就是抑制性成熟,如果讓一個生物期保持在不成熟的狀態,就是青春期之前,讓它性不成熟,讓他營養供應不良,吃不飽,它反而壽命會延長很長一段時間;一旦它能夠獲取豐美的食物了,它的能量極端豐富了,它就會迅速成長,就會想著交配,交配就會有下一代,有了下一代,它就該退場了。

  什么樣的永生,才是真正的永生?

  怎樣的活著,才是活著?是給你換個年輕的軀體?還是把你的意識上傳,變成一個“數字靈魂”?

  這就涉及到“意識”是什么?“意識”能不能脫離軀體而存在?人類到底有沒有真正的“自我意識”?

  人類最引以為豪的,其實就是“我”這個東西,也就是自我意識,很多科學從業者認為,只有人類有意識,其他動物是沒有意識的,只有人類,有“我”這個概念。

  我對此有疑問,舉個例子:1歲的你,10歲的你,20歲的你,30歲的你是一樣的嗎?都是同一個你嗎?如果我見到20歲的我,我可能會控制不住揍他一頓,因為那根本就不是“我”,起碼和跟現在是兩個人,完全不同,等我活到50歲,可能又是另外一個人。那么,這個“我”到底存不存在?

  追求永生有什么好處?

  在對話中,X博士猜測:“申老師應該是個追求永生的人”。

  我樂了,回答他道:“能夠多活幾百年,當然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憑借好奇心和求知欲,我可以像你一樣,不斷學習下去,多拿幾個博士學位,然后去全世界各個角落探險,創作出偉大的作品。我還可以親眼見證人類能源技術突破,實現可控核聚變,可以親眼見證空間技術突破,實現星際殖民......那是多有趣的事情,多好的學習機會啊。”

  但其實,我內心是知道的,如果永生的機會是稀缺的,那么我就配不上這個名額,因為我天賦平庸,學識淺薄,長得還不美。如果真有這個機會,我愿意給各行各業的那些天才們,那些偉大的科學家,那些偉大的哲學家,那些偉大的文學家。我喜歡世界能夠不斷進步。

  劉慈欣先生曾經在獲得克拉克獎的頒獎典禮上演講:“上百年前,科幻小說家們就暢想著探索宇宙,建立星際文明,但現在,我們依舊沒能踏出地球一步,說好的星辰大海,你卻給我Facebook。”

  其實,我認為,如今的科學進步變得緩慢,正是由于人類的壽命太短,人類和其他生物不同,我們不能像貓狗鳥類一樣,子女直接繼承父母的經驗和技能,人類的一切知識和經驗,都需要漫長的學習,從小學到大學,從一無所知的孩子,到一個領域的專家,這可能需要幾十年的漫長時間。在這個知識爆炸的時代,當你成為一個專家的時候,往往已經垂垂老矣,你很難有精力、體力、智力、想象力、爆發力在一個領域做出驚人的突破。要知道,愛因斯坦幾乎所有的偉大成就,都來自于他20出頭的時候。

  永生更應該是一種手段,而不是目的。目前阻礙人類文明進步的,其實是學習。人類不像其他動物一樣,經驗可以通過基因遺傳,人類一切的知識,都需要從頭學起,要經歷長達20年的學習,才能達到研究生水平,如果想要在某一方面達到科學家的水平,很可能需要終生學習,而人類的壽命只有區區百年,年過40之后,精力、體力、想象力都會明顯下降,很難在理論科學上有重大突破。

  如果,人類可以活500年,1000年,那么,事情就好辦了,我們試想一下,如果人類的壽命能夠達到500歲,那么100歲只不過是青少年,我們有著大把的時間去研究、去學習、去在科學、工程、藝術上完成突破和創造。我們追求永生,其實是追求不斷的學習和突破,追求整個人類文明的進步,正如2007年科幻電影《那個男人來自地球》所說——“多好的學習機會啊!”

  我們該不該追求永生?生命最大的敵人是誰?文明最大的敵人是誰?

  生命最大的敵人不是衰老不是死亡,是基因本身,因為基因是要進化的,如果那些偏見、狹隘、落后、腐朽的勢力不退場,新的生命、新的勢力如何成長?我們的社會如何進步?有些人的知識、眼界、思維模式已經不會再進步了,那他們不衰老不退場,那么人類文明如何前進?

  其實基因也是這樣的,我們從比較低端的動物,從單細胞、無脊椎、昆蟲、魚類,變成爬行動物到哺乳動物,到人,這個過程就是不斷進化的過程,如果生物不進化,基因不進化的話,要永生又有何用?阿米巴蟲很有競爭力嗎?

  本質上繁衍就是一種永生,是更高級的永生。

  阿西莫夫的《銀河帝國》系列中,講了一顆索拉利的星球,整個星球上就幾千索拉里人,那么廣闊的一個星球就幾千人,它們幾乎擁有無限的資源,也擁有漫長的生命,他們每個人都是很高超的藝術家、科學家、工程師、政治家,為什么他們能夠近乎永生呢?因為它們杜絕了性行為和基因的繁衍。

  這是一個雙向的推動,科技的發達,資源的豐富,讓他們無限推遲了性成熟,就導致了長壽,而長壽,讓他們對愛情和繁衍失去了興趣,他們甚至變得自閉,不愿意和同類交流。那么,這個世界就會變得越來越冷清,越來越停滯不前,因為基因是要不斷擴張的,他們失去了擴張的欲望。

  我們所謂的追求永生,追求長壽,本質上是追求什么?

  其實我們是在追求自由,就是我們道家的哲學叫做"逍遙游",就是小年不及大年,小智不及大智,就是無所憑借,無所依托,不受外界限制。活得長久是一種自由,跳出生死輪回是一種自由,你的肉體夠強大、靈魂夠強大也是一種自由,就是不受外界傷害是一種自由,就如同想象中的大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三界五行都限制不住,就如同孫悟空,硬生生勾銷了生死簿。

  科幻劇《太空堡壘》中,有一個生化人發表過一段演講,他說:“我不要這個脆弱的身體,我不要人類的眼珠子,我不要人類弱小的爪子,我不能見到紫外線,不能伸手觸摸伽馬射線,我要直面超新星的爆發,直面太陽風的吹拂.......”

  這就是莊子說的"逍遙游",但是你想一下,如果一個人真的做到這個狀態的話,那他還是人嗎?那就不是人,而是“超人”。但是,你想變成一個超人,變成一個“逍遙游”的真人,得消耗多少金錢、能源和技術啊。美國隊長打血清變身的時候,要讓整個曼哈頓停電。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你多了,大多數人就會少,金錢是這樣,生存權也是這樣。

  我們中國的道家講長生,世上的神仙都是長生的,但是長生來自于哪里?道家的仙人要吸納天地靈氣,佛教寺廟里的佛陀要吸收天下信徒的香火愿力啊。

  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如果真的能夠永生,一個掃大街的阿姨,一個腳手架上的工人,我,X博士,某個堪比愛因斯坦的天才,某個億萬富翁,某個總統,誰更配得上永生?人類、哺乳動物、爬行動物、昆蟲,誰更配得上永生?死亡是最后的公平,永生是未來的特權。

  這不是一個科學問題,也不是一個哲學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

  如果永生的技術普及了,全世界都是些活了千年萬年的老家伙,都是積累了上千年上萬年的技術和經驗,我們什么都能干,請問我們該干點什么?我們該往哪里去?去建設一個什么樣的文明?我覺得這群老家伙什么都不會干,只會各玩各的,等著基因的斷絕,等著文明的冷卻和湮滅。

  當我們真正獲得自由的時候,我們付出了多大代價?又該拿這樣的自由去做什么?

  自由的另一面,其實就是自私!

  當下,還有千千萬萬的人,生活在饑餓、貧窮、戰亂之中,朝不保夕,連基本的生存權都沒有,連作為人的尊嚴都沒有,我們在此奢談“永生”,似乎真的有點自私。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是美國改變了對華戰略,不是中國主動封閉起來 ——三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2. 鄭永年先生對改革開放前后的歷史缺乏客觀公允的認識 ——二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3. 《方方日記》的文本、邏輯與問題
  4. 說好的八小時工作制呢?
  5. 【4月30日】健康觀察哨:武漢市核酸檢測88.9萬人次,結果……
  6. 中國必須救美國?金刻羽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7. 趙磊:官宣不盡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8. 孫錫良:對自由空間的淺層思考
  9. 這絕以不是一場簡單的追責與索賠的法律戰,而是一場血淋淋的以屠殺中國為目的的大圍剿!
  10. 秋石:文學不是荒謬——評《人鳥低飛》兼致王小妮女士
  1.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2. 積極信號,奔走相告:方方隊友梁艷萍被調查,希望這僅僅是開始
  3. 大學教授們的“言論自由”
  4. 黃智賢回應方方: 不屑無良 ——寫給所有中國人
  5. 急需用實際行動向美國證明中國不是好惹的
  6. 談談湖北大學調查梁艷萍教授
  7. 左大培:讓外企撤出成為好事
  8. ?孫錫良:老孫微評(教育會否香港化?)
  9.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10. 清除親美內奸是當前中國政治的首要任務
  1. “萬萬”沒想到: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2. 怎樣的社會主義才是未來?——張維為理論批判
  3. 論“方方”的倒掉
  4. 張志坤:中國公知集團遭遇一場政治滑鐵盧
  5. 孫錫良:這個“國際玩笑”不夠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貴自我塑造過程考察:以方方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兒來的
  7. 德國為什么拒絕中國的援助?
  8. 方方日記風波似乎掩護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孫錫良:誰能說清方方們的別墅陳案?
  1. 從韶山沖走出來的一代女杰
  2. 建議注射消毒液殺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4.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5. “熱度”極低的云南大旱
  6.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今天 炒股哪里开户 福建体彩31选7开 安徽快3 一定牛 三多棋牌游戏下载? 职业打麻将能赚钱吗 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开户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 出肖固定公式规律 手机上海明星麻将怎么赢 台湾宾果28彩票娱乐 广东11选5每期必 江苏体彩七位数 山东麻将规则 陕西11选五形态统计百宝彩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填大坑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