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21世紀以來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的理論關切與發展趨向

賀欽 · 2019-06-22 · 來源:世界社會主義研究
收藏( 評論( 字體: / /
21世紀以來,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理論界在闡釋經典的基礎上,立足于西班牙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與現實,對西班牙國家統一和歐盟,西班牙階級矛盾與勞工,資本主義制度批判與21世紀社會主義,依附、不平等及可持續發展等時代難題進行了深入討論。

  [摘要]21世紀以來,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理論界在闡釋經典的基礎上,立足于西班牙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與現實,對西班牙國家統一和歐盟,西班牙階級矛盾與勞工,資本主義制度批判與21世紀社會主義,依附、不平等及可持續發展等時代難題進行了深入討論。面對空前的時代變革與發展桎梏,一批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活動家紛紛致力于馬克思主義和左翼思想在西班牙的研究與傳播,極大地促進了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的本土化、時代化與大眾化。隨著西班牙馬克思主義實踐的不斷發展、馬克思主義理論資源的整合優化、馬克思主義宣傳教育的積極拓展,西班牙馬克思主義呈現出了多元文化因子作用下的理論融合與創新。

  [關鍵詞]21世紀  西班牙  馬克思主義

  20世紀70年代末,隨著西班牙民主轉型的不斷深入,沉寂多年的西班牙馬克思主義思潮及運動日益復蘇。進入21世紀,尤其面對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急轉直下的國內外形勢,一批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活動家,紛紛借助西班牙的馬克思主義研究會、論壇、出版物及網站等平臺,以西班牙、歐盟及全球社會經濟發展中的突出問題為導向,積極探討馬克思主義在當代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發展創新的復雜性與可能性,為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思想教育工作的長足發展開拓了新的思路和局面,積累了寶貴的理論與實踐經驗。

  

  21世紀以來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的核心議題

  2008年以來,飽嘗全球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苦果的西班牙先后經歷了艱難的經濟低谷和緩慢的恢復性增長,失業率(尤其是青年失業率)長居歐盟國家前列。面對空前的時代變革與社會困境,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活動家圍繞經典馬克思主義,西方馬克思主義,西班牙共產主義運動史及馬克思主義傳播史,西班牙民族國家統一和歐盟,西班牙社會階級與勞工,資本主義制度批判和21世紀社會主義,依附、不平等及可持續發展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的理論思考。

  1.對經典馬克思主義和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研讀

  西班牙學者認為,馬克思主義會隨著時代的變化而不斷發展,但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概念、基本原理、方法和原則是不會變的。馬克思主義不是教條,而是理論方法與行動指南,是戰斗武器和勞動工具;馬克思主義除了對生產方式、勞動階級的社會地位、帝國主義邏輯等經典議題的分析,還應直面當今世界的全球化、新科技、移民、民族主義、女性主義和生態等問題。[1]

  在《葛蘭西的系統思想》(2005)、《葛蘭西談危機和組織危機》(2006)和《葛蘭西思想中的法律觀點》(2006)中,西班牙共產黨聯合委員會成員普利耶多(José María Laso Prieto)系統分析了葛蘭西政治哲學的協同性、關聯性和權力概念、教育思想、葛蘭西的西方社會主義道路思想對社會科學方法論的貢獻、意大利馬克思主義的起源及知識分子的責任等問題。

  馬努埃爾·薩格里斯坦(Manuel Sacristán)是西班牙20世紀下半葉最重要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一生致力于馬克思、恩格斯、盧卡奇、葛蘭西、阿多爾諾、海涅等人的著作翻譯和研究。他認為,“如果所謂的平等主義、無政府共產主義、另一種全球化和社會主義試圖做到的只是和資本主義一樣,或即便是好一點:多一些效率,少一些浪費;多一些秩序,少一些災難,那么他寧愿選擇資本主義,除非左翼運動能夠徹底地消滅排斥和歧視,創造一個平等包容所有人的生活方式,使所有的生命物種都能尊重自然,和諧相處”。[2]

  2.對西班牙共產主義運動史與馬克思主義傳播史的回顧與反思

  作為第二屆西班牙共產黨黨史研究大會論文集,《我們共產黨人——記憶、認同與社會歷史》(2010)一書從西班牙共產黨員的視角出發,回顧和評述了西班牙共產黨人在佛朗哥專政時期和西班牙民主過渡時期的歷史角色與貢獻,向讀者展示了西班牙共產黨黨史上有關黨員文化、社會運動等鮮為人知的歷史與觀點。該書主編馬努埃爾·布宜諾·盧奇(Manuel Bueno Lluch)認為,西班牙共產黨人在抵抗佛朗哥政權和促進西班牙民主過渡等歷史事件中均發揮了十分重要的歷史作用,將這些歷史功績統統歸功于沒有黨派色彩的知識分子和體制內人士,對西班牙共產黨人而言有失公允。[3]

  《共識的破裂——西班牙轉型時期(1975~1982)的激進左翼》(2016)一書認為,隨著佛朗哥在1975年離世,西班牙共產黨和革命左翼領導的工廠、社區、大學和街道動員,使佛朗哥主義在西班牙街頭消失殆盡,各種馬克思主義、絕對自由主義、工人自治主義和反資本主義基督教徒為獨裁者蓋上了墓碑。反資本主義組織在社會運動中起著決定性作用,例如,從力量最強大的工人、市民、學生、女性主義者、和平主義者到更為小眾的同性戀解放運動、殘疾人群體、生態主義人士、普通囚犯等。這些運動雖然提出了不同的政治綱領,但也包含著許多共同的價值因素,例如,反對獨裁、減少貧困、消除不平等、打破女性對男性的從屬地位、通過創造就業緩解失業危機、倡導不同民族權利平等、尊重不同民族的區域自治權等。該書指出,“共識破裂”的歷史就是面對折磨、牢獄甚至死亡的千萬男女為終結獨裁統治而創造的歷史,左翼黨員試圖通過不同于周邊國家的民主轉型道路拯救祖國。[4]

  此外,在馬克思主義傳播方面,《加利西亞馬克思主義知識分子與共產黨(1926~2006)》(2007)一書,考察了加利西亞地區馬克思主義知識分子與共產黨之間的關系。《穿越沙漠:20世紀馬克思主義的回顧和總結》(2015)一書,回顧了20世紀西班牙馬克思主義傳播史,并認為“馬克思主義是一門與歷史實踐保持對話的科學、哲學、人文社會科學,因而重塑理論與實踐的關系是通往馬克思唯物主義哲學體系的真正路徑”。

  3.對西班牙民族國家統一問題和歐盟問題的思考

  2017年10月爆發的加泰羅尼亞獨立風波雖暫時平息,但仍為西班牙政治經濟前景帶來了一定的不確定性。西班牙馬克思主義學界從馬克思主義的國家理論和階級理論等視角,對加泰羅尼亞獨立風波的歷史成因以及解決之道,進行了深入探討與反思。

  西班牙民族國家的統一問題由來已久。《關于聯邦主義、自治與共和主義》(2015)一書收錄了西班牙馬克思主義哲學家布埃伊(Francisco Fernández Buey)一生不同時期關于“聯邦主義、自治與共和主義”問題的相關論述。盡管該書談到的一些西班牙政治事件已時過境遷,如巴斯克沖突危機等,但其理論價值對于解決西班牙當下的民族矛盾和統一問題仍然非常重要。在布埃伊看來,從正義與團結的意義上講,“在充分民主框架下捍衛底層人民的權益”與個人和集體的權利密切相關。[5]

  《馬克思主義與西班牙的民族問題》(2017)一書,分析了阻礙西班牙馬克思主義傳播與發展的主要歷史原因,并從馬克思主義角度分析了西班牙民族問題的解決之道。該書作者圣地亞哥·阿梅西亞(Santiago Armesilla)結合馬克思恩格斯論述西班牙問題的相關文獻,討論了西班牙的思想傳統與佛朗哥主義的歷史關聯。阿梅西亞指出,馬克思主義在19世紀后30年傳入西班牙時遭遇了歷史冷遇,不少西班牙左翼拒絕西班牙的思想傳統,與馬克思主義在西班牙的無效存在有關。他認為,馬克思主義在西班牙本土化方面的缺失,有著非常具體的歷史原因,也正是這一歷史局限性回答了為什么西班牙的民族問題沒有從左翼立場,尤其是馬克思主義左翼立場得到解決,而是最終轉向了聯邦主義、自治主義、民族多元主義,甚至分離主義。這些路徑沒有一個與馬克思的國家理論和民族理論相關,與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等馬克思主義者的思想也沒有關系。此外,該書作者還為西班牙聯合左翼實現國家統一問題,提供了面向未來的、可行的政治實踐方案。[6]

  當前,歐洲一體化進程面臨著嚴重危機,西班牙也深陷難以預料的分離主義困境中。《西班牙:一項解放計劃》(2017)一書指出,但凡歷史上的重大危機,都是社會重建的重要時期。在美國衰落的背景下,新地緣政治時代出現的社會動蕩、沖突加劇、生態惡化以及戰爭隱患等新挑戰,西班牙應在民主的基礎上恢復主權、重建國家。要實現這一目標,必須關照以下三個方面:(1)捍衛聯邦制國家的主權,必須建立在其境內各民族自由自愿聯合的基礎之上;(2)邦聯制歐洲的建立,必須首先尊重各民族國家的主權;(3)民主憲政主義的重建,必須通過有效機制以保障社會權利的實現。作者強調應在同一層面統一解決社會與民族問題,從而形成一個可以回應絕大多數人,尤其是年輕人的社會期望和需求的新政治方案。在該書前言中,巴布羅·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認為,該書是教導西班牙愛國者“愛國就是愛人民”的思想武器。[7]

  4.對西班牙階級矛盾與勞工問題的考察

  作為西班牙勞工問題專家,達尼埃爾·拉卡耶(Daniel Lacalle)認為,在進行社會政治研究時,階級分析方法仍然是唯一有效的路徑,盡管這個方法被許多左翼學者或自稱為馬克思主義者的人們所棄用;但越來越普及的市場分析法混淆了現象與本質,使現實問題神秘化。

  在《西班牙工人階級:延續、轉型與變革》(2006)一書中,拉卡耶深刻揭露了新自由主義經濟、政治、社會政策給西班牙勞工市場帶來的毀滅性打擊,而其另一部著作《顛沛流離和喪失權利的勞動者》(2009)則進一步分析了造成目前西班牙工人階級狀況堪憂的主要原因。拉卡耶指出,現有法律體系對工人階級的歧視和否定進一步加劇了因勞資不平等、個人主義泛濫而造成的工人權利缺失,工人階級的法律權利與現實權利之間存在明顯差距,這種不穩定性同工人階級的演化及其組織構成密切相關,工人階級因性別、年齡、學歷等差異而產生了相應的階層分化。在《沖突與危機:西班牙(2008~2013)》(2015)一書中,拉卡耶認為,自2008年金融經濟危機以來,有三個重要因素推動了西班牙的民主重建、政局變動及勞資關系變化,這就是:(1)迅速蔓延至國際社會的西班牙“5月15日憤怒者運動”,暴露了制度與基層民眾之間的矛盾;(2)勞工改革、緊縮政策和制度性腐敗,引發了西班牙民眾運動浪潮;(3)西班牙“尊嚴游行”不斷擴張,抗議政府不作為,謀求“面包、工作、住房、尊嚴”等基本人權。

  西班牙保守派和新自由主義者普遍認為,低生產率、低增長率是導致西班牙經濟復蘇乏力的主要原因,因此西班牙工人低工資的現實也是無法避免的。然而,西班牙應用經濟學家維森·納瓦羅[8]指出,低生產率、低增長率并非西班牙工人低工資的真正原因,處于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中下游的是西班牙工人的收入而不是其生產率;西班牙工會力量薄弱與政府在收入分配領域的不作為才是西班牙工人階級低收入的直接原因。瑞典、挪威、丹麥等收入調節力度最大的國家,其生產率亦高于OECD成員國的平均水平,這顯然是對新自由主義信條——“經濟效率必然帶來不平等”最好的駁斥。此外,由于教育資源分配不公,西班牙社會的垂直流動性較低,無法接受良好教育的工人子女成年后也無法實現相應的就業改善。總之,機會不平等和低工資等殘酷現實依然困擾著西班牙工人階級。

  在資本全球化的背景下,科技進步與國際勞動分工的調整深刻影響著西班牙的生產結構與工會運動。2012年6月,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召開的“工會主義、政治行動與今日社會矛盾”研討會認為,經濟危機背景下的社會矛盾激化使西班牙近30年來占統治地位的金融與不動產發展模式陷入了周期性覆滅,克服舊有生產模式、改善勞工關系是西班牙擺脫危機的重要出路,而新一輪勞工改革卻加劇了西班牙的社會矛盾與民主衰落。2012年3月爆發的西班牙全國總罷工集中反映了西班牙社會沖突的空前高漲。在此背景下,西班牙工人階級應重新團結起來,通過集體談判尋求新自由主義替代方案,而勞工組織應聯合左翼力量,為領導大眾走出危機尋求合法與可行的路徑。

  此外,一些著作還試圖從工人自傳體和新媒體等視角,對階級問題的演化進行時代解析。《我們是戰斗中的可口可樂——一部集體自傳》(2016)[9] 一書,以西班牙馬德里自治區富恩拉夫拉達鎮可口可樂公司工人為主角,深度剖析了西班牙當代工人階級的構成和勞工沖突的特點,為西班牙工人運動的發展提供了重要參考。關于全球青年文化產業背后的階級斗爭,《剪輯視頻的獨裁、音樂產業與預制夢想》(2015)[10] 一書認為,娛樂圈熱點事件、明星、文化產業、毒販、高層政治與全球資本主義間存在不可告人的隱秘關系,流行文化背后充斥著階級矛盾和利益沖突;流行音樂大企業的所有制和運行模式表明,統治精英通過壟斷流行文化的傳播,控制了青年人價值觀和意識形態再生產,進而鞏固了既有權力格局。作者呼吁大眾批判地看待流行文化產業,呼吁民眾、社會活動家和教育家一同關注和干預上述文化現象對年輕人的負面影響,進而爭取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

  5.對資本主義制度危機的批判和21世紀社會主義替代方案的思考

  自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爆發以來,西班牙學界關于資本主義制度危機的批判更加激烈。

  關于資本主義的本質規律和階段性特征,《談談今日帝國主義》(2018)[11] 一書認為,今天關于帝國主義的論斷潛藏在“全球化”這個詞匯之后。資本主義生產模式是一種以增長為依存條件的、特殊的生產模式,只有不斷擴張才能保持穩定發展,而這種擴張在今天已表現出了明顯的混亂和失序;況且,資本主義增長的紅利并非在整個社會進行合理分配,其中絕大部分紅利被資本家所攫取。此外,另一個需要面對的根本問題在于,資本主義增長引發的生產過剩必須通過消費來維持其利潤率。因此,資本主義體系的本質規律就在于不斷的領土擴張,以前通過侵略和殖民,而今天則采取了更加精明的機制。

  如何對資本主義進行有效的替代,是21世紀社會主義面臨的核心任務。2016年11月至2017年2月,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會、西班牙“內容與行動”網(Contextoy Acción,CTXT)[12]與“公共空間”網聯合開設了主題為“21世紀社會主義”的網絡論壇(la Sección del Diario Público “Espacio Público”)。論壇開設期間,30位來自西班牙和歐洲各國的左翼黨員、學者、社會活動家、工會領袖和新聞記者等,就“如何理解今天的社會主義”展開了深入討論。論壇認為,當前民主社會主義面臨著嚴峻的挑戰,既無法代表第一社會集團,又無法代表日益分化的工人階級,第三條道路的失敗使之與第三社會集團價值觀的變革也徹底脫離了干系。因此,21世紀社會主義必須發揮政府和市場的互補性,創立更加公平與自由的社會必須革新企業所有制,而非產品和服務的分配形式。西班牙左翼認為,社會主義是經濟民主化的同義詞,應在企業內部創建集體資本的堅實空間;而民主基礎的擴大必然要求全球化的民主化、民族國家的民主化以及企業的民主化。近年來的美國大選表明,經濟、政治和社會沖突的中心仍然處于經濟民主化和政治私有化的兩極之間。今天,社會主義的意義在于為人類社會應對地緣政治轉型、社會組織與勞動形式變革提供戰略思維。經濟全球化擴張不僅強化了民族認同的表達,更通過20世紀社會主義戰略的發展強化了國家的主體權力。

  6.對依附、不平等和可持續發展問題的分析

  何塞·瑪利亞·維達爾·維亞(José María Vidal Villa)是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2008年,為紀念其逝世五周年,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在馬拉加大學召開了第一屆發展經濟學大會。該會旨在加強伊比利亞文化圈(尤其是南歐國家與拉美國家之間)在發展經濟學領域的跨學科合作與整體性研究。會議對西方經濟學構建的發展經濟學理論前提提出了質疑,反對以經濟增長為目標的發展模式,并指出當前經濟衰退導致的混亂并不是偶然的,要想實現自身生存條件的再生產,避免資本主義積累模式(即經濟增長的模式)所帶來的不幸,就必須抓住兩個根本性問題:一是在人與自然可持續發展過程中處理好個人與集體之間的矛盾;二是如何抓住全球資本主義發展的單向性,在全球資本主義停滯時期實現非中間路線的發展訴求。[13]

  2009年,舉辦第二屆發展經濟學大會后出版的會議論文集《全球化、依附與經濟危機——發展經濟學的非正統分析》,圍繞“發展經濟學——理論批判”、“新自由主義與拉美的替代道路”、“世界經濟危機特征及其對外圍地區的影響”和“危機出路與資本主義的替代方案”四大議題,進行了理論闡釋和批判。該書認為,以新自由主義為代表的西方傳統發展經濟學理論范式及經濟政策已陷入了全面危機,對社會現實缺乏精準有效的解釋與應用。拉美的經濟發展史為拓展發展經濟學的學科維度與理論深度提供了豐厚的實踐基礎,發展中國家自主創建的發展經濟學應致力于尋求真正的地區結構性變革,探索具有本土特色的經濟發展模式。

  關于經濟與生態環境的關系問題,西班牙經濟學家圣地亞哥·阿爾瓦雷斯(Santiago Alvárez Cantalapiedra)和奧斯卡·卡平特羅(óscar Carpintero)在《生態經濟學——反思與觀點》[14](2009)一書中強調,當前過度擴張的經濟活動與自然資源存量間存在緊張關系,兩者日益突出的矛盾外化為社會生態領域的諸多分配性沖突,所有經濟決策都受到分配矛盾的制約,而任何經濟活動的開展都不僅僅涉及經濟價值的分配,還關乎社會成本和環境代價的分攤。因此,環境問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空間占有和經濟決策權的不平等而造成的。如果不改變與經濟利益密切相關的現有體制和權力結構,生態惡化的進程終將難以逆轉。

  

  21世紀以來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的發展趨向

  進入21世紀以來,西班牙左翼力量高度重視馬克思主義研究,不少高校和研究機構為馬克思主義保留了相應的學科發展空間。各種左翼報刊、學術雜志和網絡媒體紛紛成為傳播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重要平臺,尤其是各類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網、左翼論壇網和哲學網,極大地促進了馬克思主義在西班牙的本土化、時代化和大眾化。

  1.以左翼政黨和工人運動為依托的馬克思主義本土化探索不斷推進

  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的組織機構,主要包括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會(FIM)、加泰羅尼亞馬克思主義研究會(ACIM)、恩格斯學會、西班牙加泰羅尼亞馬克思主義協會(Espai Marx)等。其中,成立于1978年11月的馬克思主義研究會(La Fundación de Investigaciones Marxistas)是西班牙共產黨旗下的全國性組織。在西班牙民主過渡時期和20世紀80年代初西班牙共產黨危機時期,初創的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為西班牙左翼知識分子提供了難得的學術平臺。在其后的二三十年間,作為西班牙共產黨和西班牙聯合左翼重要的學術資源,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在研究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西班牙共產主義運動史等領域的基礎上,堅持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不斷地拓寬研究視野,堅持跨學科、整體性研究理論和現實問題。

  進入21世紀以來,該研究會一方面積極致力于對西班牙共產黨黨員以及人民大眾的理論宣傳教育工作;另一方面積極拓展同歐洲左翼和拉美左翼的學術交流與合作。例如,在每年9月中下旬的西班牙“共產黨人節”系列活動中,馬克思主義研究會都會主辦各類論壇和新書推介會,試圖通過理論宣傳,為西班牙共產黨以及聯合左翼的實踐提供理論源泉和思想動員。西班牙共產黨黨刊《工人世界》(Mundo Obrero)、《烏托邦——我們的旗幟》(Utopías Nuestra Bandera)和西班牙人民共產黨主辦的政治性雜志《共產主義主張》(Propuesta Comunista)等黨報黨刊,在推進西班牙馬克思主義本土化進程中也扮演著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2008年,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席卷全球,西班牙成為此次危機的重災區,以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為代表的西班牙左翼知識分子群體,掀起了對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深入討論和批判。2016年11月,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在馬德里大學召開了題為“今天為什么成為馬克思主義者”的會議,即西班牙共產黨黨校開班式,西班牙眾議院議員、聯合左翼協調員、西班牙共產黨黨員阿爾貝托·加爾松(Alberto Garzón)[15] 做主題演講。在為期10個月的培訓中,西班牙共產黨黨校組織黨員重點學習了西班牙共產黨的歷史、政治路線、組織原則及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并對當代世界、歐洲及西班牙的資本主義展開了馬克思主義的批判性分析。

  2017年1月3日,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在馬德里總部召開了成立40周年總結大會。與會者認為,研究會成立40年來,西班牙的國際國內形勢發生了深刻變化。一方面保守主義和新自由主義勢力不斷擴張;另一方面左翼和共產主義運動卻遭遇了倒退和危機,所幸的是在南歐和拉美出現了一些值得關注的反帝國主義霸權運動。作為西班牙共產黨推進理論研究和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陣地,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會成立40年來,始終高舉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旗幟,通過創辦雜志、召開論壇、組織培訓,不斷擴大地區影響,已成為西班牙工人階級進行反霸權斗爭、謀求時代變革的重要工具。

  2.以學術平臺為主陣地的馬克思主義時代化研究不斷深入

  西班牙的馬克思主義學術資源較為豐富,尤其是西班牙大學和左翼學會創建的馬克思主義網絡資源較為豐富。例如,馬德里大學創辦的“歷史唯物主義與批判理論網”集中反映了西班牙學院派馬克思主義研究領域的理論成果和最新動態。該校唯物主義項目組還創辦了“今日馬克思論壇”(Marx.Marxismos Hoy),旨在討論科學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哲學、全球化等理論與現實問題。此外,西班牙哲學協會和西班牙唯物主義哲學研究會也登載了不少有關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內容。

  成立于2010年的西班牙21世紀社會主義政治文化協會,是西班牙一支重要的反資本主義力量。尤其自2011年爆發15-M抗議運動2011年5月15日,西班牙爆發“15-M”運動(也稱“憤怒者”運動、5月15日運動),隨后掀起了歐洲大規模反緊縮抗議的序幕,并催生了美國“占領華爾街”運動。“15-M”運動緣起40人在馬德里太陽門廣場自發扎營,后演變成西班牙眾多社會運動發起并參與的一系列和平抗議活動。該運動主張拋棄西班牙社會工人黨和人民黨的兩黨制,擺脫銀行家和大企業的掌控,建立真正的參與式民主,并提出了“我們不是政治家和銀行家的傀儡和商品!”、“我們要真正的民主!”等口號。以來,該協會聯合反資本主義左翼人士,旨在通過意識形態反思與重構,建立一個秉持嚴謹友善態度、制定集體行動綱領的政治討論平臺。該協會認為,資本主義危機仍在加劇,但左派在意識形態和組織上卻未能對資本主義的持續進攻予以堅決有力的回擊;相反,危機中的資本主義卻總是能夠找到為其政策辯護的完美借口。不過,該協會堅信社會主義一定會到來。該協會主辦了“替代的危機——紀念西班牙已故哲學家弗朗西斯科·費爾南德茲·布埃伊”等活動,并圍繞著“21世紀社會主義需要怎樣的組織”進行了多次座談。該協會主張繼承創新,號召民眾摒棄害怕、絕望和忍耐的心態,從意識形態和道德上重建人民主權,積極擔負起創新和變革現實的政治主體角色,實現葛蘭西所說的從“理性的悲觀主義”到“意志的樂觀主義”轉變。

  《迷宮》是西班牙頗具代表性的左翼學術雜志之一。該雜志致力于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與基本原理的研讀與傳播,先后策劃了馬克思主義國家理論、巴黎公社歷史經驗、列寧的帝國主義論、西班牙政黨格局、價值規律、智利私有化及其后果、后福特主義與工人階級集中化、委內瑞拉革命、重建歐洲及移民問題等專題,對資本主導下的政界、商界、傳媒界主流意識形態及其霸權行徑進行了大膽挑戰與辯論。該雜志與西班牙《工具》(Herramienta)雜志、電子雜志《起義》(Rebelión)、西班牙加迪斯大學現代歷史協會、西班牙拉斯帕爾馬斯“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心”以及意大利左翼雜志均結成了戰略伙伴關系,作者遍布美國、加拿大、意大利、葡萄牙、智利、墨西哥、阿根廷、古巴及巴西等國,讀者群體也日益壯大。

  3.以教育動員為主線的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宣傳不斷拓展

  近年來,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的宣傳和教育日益呈現出年輕化和網絡化等新特點,一些面向大學生和青年人的馬克思主義繼續教育課程和暑期班受到了普遍歡迎。

  2015年至2016年,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會思想部先后舉辦了多期“歷史唯物主義與批判理論”繼續教育課程,主題包括“馬克思主義經濟思想與當代資本主義:西班牙及歐盟資本主義案例研究”、“馬克思主義、國家與社會階級”、“法蘭克福學派與社會批判理論”和“當前挑戰下的唯物主義”等。此外,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研究會還聯合西班牙各大學、左翼黨及文化協會等,主辦了“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與當代資本主義——西班牙及歐盟資本主義案例研究”在線課程、“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系列講座、“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系列研討會、“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系列研討會、“現代批判思想”研討會、“中國社會主義進程”研討會、“資本主義經濟批判”繼續教育課程和“紀念《帝國主義論》發表100周年——世界危機與地緣政治重構”暑期班等各類活動。這些課程及宣講活動,既注重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又密切關注社會現實問題,尤其是對困擾西班牙民眾的焦點問題進行了馬克思主義的深度剖析,因而具有較強的時代感和使命感。

  隨著西班牙馬克思主義實踐的不斷發展、馬克思主義理論資源的整合優化、馬克思主義宣傳教育的積極拓展,21世紀的西班牙馬克思主義在取得空前發展的同時,也顯現出了多元文化因子作用下的理論融合與創新。例如,西班牙的馬克思主義學者、左翼學者及相關力量,多以歐盟視角、南歐視角或伊比利亞文化圈視角出發,審視馬克思主義的歷史意義與當代價值。他們既立足于西班牙工人階級的現狀與訴求,又放眼歐洲、拉美及全球資本主義危機與左翼運動,并試圖通過各種學術活動和社會政治運動,將有關當代資本主義危機、國際共產主義運動、21世紀社會主義等重大時代課題的討論引向歷史深處。

  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受國際經濟動蕩和國內結構性調整影響,西班牙經濟持續低迷,就業形勢空前嚴峻,各地各行業罷工此起彼伏。在此背景下的西班牙青年群體始終處于社會邊緣和焦慮之中,如何引導青年人正確認識當下的社會矛盾和未來走向,是西班牙在推進馬克思主義大眾化過程中面臨的重大課題。面對人民的發展訴求與多股時代逆流間不可調和的歷史矛盾,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活動家在尋求理論自信和自覺的過程中,逐漸認識到唯有尊重人民的歷史主體地位,堅持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指導作用,不斷積累和總結社會政治運動經驗,才能在資本主義的重重危機中尋求制度突圍、理論創新和道路替代的可能性與可行性。

  作者:賀欽,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副研究員

  文章來源:原文載于《世界社會主義研究》2019年第五期

  注釋:

  [1]Carlos Glez.Penalva,Pablo Infiesta,El PCE de hoy y ma.ana,Mundo Obrero,diciembre de 2006.

  [2]Francisco Fernández Buey:De La Primavera De Praga Al Marxismo Ecologista Entrevistas Con Manuel Sacristan Luzun,Catarata Libros,2004.

  [3]Francisco Fernández Buey:De La Primavera De Praga Al Marxismo Ecologista Entrevistas Con Manuel Sacristan Luzun,Catarata Libros,2004.

  [4]Gonzalo Wilhelmi,Romper el consenso.La izquierda radical en la Transición espa.ola (1975~1982),SIGLO XXI DE ESPA.A,Madrid,2016.

  [5]Francisco Fernández Buey,Sobre federalismo autodeterminación y republicanismo,Intervencion Cultural,2015.

  [6]Santiago Armesilla, El marxismo y la cuestión nacional espa.ol,El Viejo Topo,Barcelona,2018.

  [7]Manolo Monereo,Héctor Illueca,Espa.a:Un proyecto de liberación,El Viejo Topo,Barcelona,2017.

  [8]維森·納瓦羅(Vicen. Navarro,1937~ ),西班牙龐培法布拉大學公共政策學教授,馬德里大學、巴塞羅那大學應用經濟學教授,西班牙社會觀察調研中心主任,主要著作有:《新自由主義與福利國家》(2000)、《不平等的政治經濟學》(2002)、《西班牙社會欠發達的原因和結果》(2006)等。

  [9]Auditorio Marcelino Camacho,CCOO.c/ Lope de Vega 40.Madrid,Somos Cocacola en Lucha.Una AutobiografíA Colectiva,LA OVEJA ROJA,Madrid,2016.

  [10]Jon E.Illescas Martinez,La Dictadura del Videoclip,Industria musical y sue.os prefabricados,El Viejo Topo,Madrid,2015.

  [11]Guglielmo Carchedi,Joan Tafallay Ramon Franquesa,Hablemos de Imperialismo hoy, El Viejo Topo,Barcelona,2018.

  [12]“內容與行動”網由西班牙主流媒體的14名記者于2015年聯合組建,崇尚自由、多元及批判精神,主張新聞傳播的真實性、嚴肅性與建設性,旨在促進新聞民主與獨立,為南歐及拉美的新興記者、藝術家、科學家和文學家提供一個開放的交流平臺。美國哲學家和語言學家喬姆斯基受邀任編委會榮譽主席。(http://ctxt.es/es/20150115/redaccion/36/?tpl=11.)

  [13]賀欽:《西班牙馬克思主義理論前沿追蹤》,《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10年第2期。

  [14]Santiago Alvárez Cantalapiedra y óscar Carpintero (eds),Economía ecológica:Reflexiones y perspectivas,Círculo de Bellas Artes,Madrid,2009.

  [15]阿爾貝托·加爾松(Alberto Garzón,1985~ ),西班牙政治家,被聯合左翼推舉為2015年西班牙大選首相候選人。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能上衛星向宇宙傳播的《東方紅》不是優秀曲目?誰評選的敢站出來讓大伙看看嗎?!
  2. 奇恥大辱源于重大失誤:香港回歸后竟從未進行“去殖民地化”處理!
  3. 真的假不了:重讀金日成同志悼念毛澤東同志的唁電
  4. “山巔之城”的神話,正在破滅
  5. 美國正在加緊分裂我國的活動
  6. 犯強奸罪還轉升司法所長,司法也被強奸了!
  7. “顏色革命”?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的一場考驗!
  8. 伊朗擊落美國無人機,特朗普將如何反擊?
  9. 他對尼克松說:你將會晤的毛澤東是一個命運奇特的人
  10. 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
  1.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2. 木蘭從軍慘遭強奸:這就是“黃金時代”?
  3. 如何反思發生在香港的這場暴亂?
  4. 孫錫良:老孫微評(內外之變)
  5. 錢昌明:論錢學森與陳寅恪的區別 ——兼談評判歷史人物的標尺
  6. 能上衛星向宇宙傳播的《東方紅》不是優秀曲目?誰評選的敢站出來讓大伙看看嗎?!
  7. 胡澄:權貴的棄子與資本的寵兒——評《捌百》的“獻禮”與撤映
  8. 被神化的袁隆平
  9. 黃衛東:警惕貿易戰美國文化侵略推動的意識形態崩潰
  10. 吳銘:環球時報是立場問題還是認識問題?
  1. 看了這篇發言稿,我很氣憤!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3.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4. 蘭斌強:清華大學孫教授如此“替美國鳴不平”意欲何為?
  5.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6. 一篇跪著的檄文
  7. 望長城內外:鄧小平有沒有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富了”?
  8. 郭鳳蓮在陳永貴逝世20周年紀念會上的發言
  9. 中國芯片、操作系統、大飛機和汽車是怎樣被美國欺騙扼殺的?
  10.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1. 張文木:樹猶如此,人何以堪——訪井岡山大井村毛澤東故居有感
  2. 首次!中國打破這一材料海外壟斷
  3.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4. 晚年復出后的黃克誠大將
  5. 96%的90后都沉迷保健品不能自拔
  6. 能上衛星向宇宙傳播的《東方紅》不是優秀曲目?誰評選的敢站出來讓大伙看看嗎?!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