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活動 > 紅色旅游

王立華 :永遠的長征路——在“2018重走長征路”活動啟動儀式上的講話

王立華 · 2018-09-26 · 來源:昆侖策網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有了毛澤東是中華民族的幸運。這個結論我不解釋了,在座的大家都認可,在中國不認可這一點的是絕對少數,他們不得人心。

  本文為作者在星火旅行社重走長征路出征儀式上的講話。

  我們現在的所在地叫瑞金,當年曾經叫瑞京。為什么呢?它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的首都,所以叫“京”。我們有兩面國旗是一脈相承的,一面是在中華大地上到處飄揚的五星紅旗,在瑞金還有一面國旗,就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鐮刀錘頭加五角星的國旗,這面國旗是五星紅旗的祖宗。

  瑞金在什么位置呢?它在贛東南,就是江西省的東南方向。當年毛爺爺在這個地方打下的地盤有多大呢?全盛時期8.4萬平方公里。當時的中央蘇區涉及三個省,就是江西省、福建省、廣東省,如果大家對這個面積大小沒有概念,我告訴大家臺灣省有多大,臺灣省只有3.6萬平方公里,當年毛爺爺在這里用幾年的時間就打下了比兩個臺灣省還要大很多的地盤。大家就知道有多厲害了。

  我們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戰爭史,會感覺那些地名都挺怪的。怎么怪呢?比方說,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也叫湘贛邊區,瑞金這個根據地在沒有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政府之前叫閩贛邊區,還有后來的鄂豫皖、陜甘寧、晉察冀、晉冀魯豫等,都是幾個省的簡稱連在一塊。知道為什么嗎?因為都是在幾省的邊界。為什么革命武裝力量在邊界呢?這是毛爺爺最英明的戰略思想之一。

  大家知道,中國共產黨誕生是受十月革命的影響,叫“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有人只講馬克思主義是不對的,馬克思主義發展到列寧主義才真正傳到了中國。

  為什么列寧主義影響這么大呢?因為十月革命的成功,工農兵勞動階級社會下層掌握了政權,然后建立了社會主義國家。那么,十月革命是怎么成功的呢?是搞城市武裝暴動。

  實際上,中國共產黨到1927年底,在毛爺爺建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之前,走的都是十月革命的路,用十月革命的方法,搞城市工人運動,搞城市武裝暴動。為什么搞城市暴動?城市暴動的辦法太激動人心了,像俄國那樣私下里做工農兵武裝工作,偷偷地武裝起來,然后在某個地方集中,之后阿芙洛爾號一聲炮響,大家沖進冬宮,一晚上革命勝利了!你想一下,如果明天革命就能勝利,今天晚上你只要能活下來,明天就是黨和國家的主人了。

  但是,這條路在俄國成功了,在中國孫中山成功了,中國共產黨卻怎么走都走不成,不但走不成,還把積蓄的那點力量被蔣介石砍了,就是4.12大屠殺,實在沒有辦法了,才開始用武裝的革命來反抗武裝的反革命,一開始還是想著占領大城市,然后一省數省的革命勝利。結果發現根本不行,你打的那些對象全部在大城市里,而且人家比你強大得多,你根本就打不了。

  在這個道路迷惘的時候,毛爺爺開始思考應該怎么干,在秋收起義失敗之后上了井岡山,開辟了中國第一塊農村革命根據地,同時也開辟了中國革命的正確道路。這是一條什么道路呢?就是建立農村革命根據地,用農村包圍城市,最后奪取城市。這條領導中國革命道路成功的道路,后來指引了很多國家革命成功,抱著一套毛澤東選集,進入山林農村搞武裝斗爭,最后取得政權。

  毛澤東思想是指引世界殖民地半殖民被壓迫人民的正確革命道路,包括現在的印度,別看他到處較勁,印度現在三分之一的地區有毛澤東思想游擊隊,他們的旗幟把毛主席畫的和佛一樣,但那也是毛澤東,世界被壓迫人民的希望。

  當初為什么選擇農村呢?因為農村最有利于生存、有利于低成本發展。毛爺爺創立的革命道路的特點,在城市和農村之間他選擇農村,因為農村是反動力量統治薄弱的地區;在平原和山區之間他選擇山區,因為山區最有利于保存自己消滅敵人;在中心地帶和邊界他選邊界,叫邊界割據,我們所有的根據地都在省與省之間,兩省交界、三省交界甚至四省交界的地方,為什么這么做?

  因為在軍閥割據的中國,這些地方最有利于生存,如果江西的國民黨過來圍剿,我跑到福建去,他不敢過去,因為那是另外一個軍閥的地盤;福建的過來圍剿,我跑回江西去,他不敢過來,因為這是江西軍閥的地盤;都是最窮困的地方,過來管油水不大。

  不要以為這個智慧只是打天下用的,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華為的任正非,中國最厲害的民營企業家,他最先選擇的發展戰略也是農村包圍城市,他是一個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積極分子,上世紀在70年代就是,后來把這套戰略用于實踐打開了中國市場,在進入世界市場的時候也是農村包圍城市,先進入落后不發達地區,然后再進入美國,在進入美國的時候,美國串通一些國家現在用政策壁壘、國家意志把華為拒之門外。

  我們想想,如果華為一開始就選擇向美國發展,能取得現在的成功嗎?我們重走長征路的時候,要好好地領會一下毛澤東思想,把它留給我們的子孫后代,那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豐富的精神和智慧寶藏。

  如果你不知道革命根據地在哪個地方,就從邊界找,從山區找,從農村找。共產黨在西柏坡之前,全是農村革命根據地。中共中央原來住在上海是秘密狀態存在的,后來中央上層出了叛徒,連總書記和掌握核心機密的特科負責人都叛變了,中央在上海待不住就跑到瑞金,從此以后也到農村了,來到贛東南和閩西邊界這塊根據地。

  昨天從廈門下飛機,坐高鐵來的瑞金,廈門在福建的東部沿海地區,高鐵走了個把小時就到古田了,過長汀沒十幾分鐘就到了瑞金,當年毛爺爺占領的就是這些地方,包括龍巖、漳州等。

  江西有3個紅色搖籃,南昌是人民軍隊的搖籃,瑞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搖籃,井岡山是中國人民革命成功道路的搖籃。當然,在這3個搖籃,都是搖了很短時間就沒有了。南昌起義建軍,搖籃“搖”了兩三天就轉移了;井岡山革命道路,搖了兩年多就丟失了,因為毛主席和朱德帶領紅軍主力下山后,彭德懷他們留守的錯殺了王佐、袁文才,就再也沒有回得去。為什么呢?因為把群眾基礎徹底破壞了,你殺了人家父兄親人啊,人家認為你是壞人,直到建國共產黨才重新把井岡山收回來,毛主席在井岡山不到兩年。1929年1月,朱毛紅軍下山之后到閩西贛南開辟新的根據地,后來建立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這個搖籃時間長些,也只有4年多一些。

  我們走長征路是從瑞金出發。這個長征路的特點,叫圓夢之旅、歡樂之旅、知識之旅、心靈之旅,因為時間不多就不多講了。這一路風景非常漂亮,可以說一路長征一路九寨溝,尤其爬雪山過草地,藍天,白云,綠草,碧水,美得醉人,美得讓人不忍離去。我們穿著紅軍的粗布灰軍裝,綴著紅星和紅旗,在這青山綠水之間,非常漂亮。感覺好像一下子就年輕了幾十歲,感覺回到了青春歲月,回到了激情燃燒的時代,好像真的當上了“紅軍”。

  2016年走長征路之前,我去拜見了一位老紅軍,是肖華上將的夫人王新蘭,今年已經94歲了。她是9歲當紅軍,11歲長征,她是長征路上的宣傳員。為什么要有宣傳員?那種艱難的路程,如果沒有精神力量根本走不下去。

  張學良臨死之前,有電視臺采訪他,記者問你為什么后來跟共產黨合作?他說我佩服他們,我也是帶兵的人,我知道帶兵之難,我要是領著我的隊伍走長征路,不要說兩萬五千里了,走不出1000里就把人全都走沒了。

  他那是切身體會,我覺得這話說到要害處了。你想想我們的吃住行玩,星火旅行社楊路都給你安排了,如果有點不滿意他會盡力幫助你解決,我們還覺得很難走很辛苦。而那時候,卻是長達一年多的無后方作戰。

  1934年10月16日從于都河開始,到1935年10月19日吳起鎮勝利,一年多三天。無后方作戰什么概念呢?吃住行都沒有基本保障,飯有得吃沒得吃不知道,有沒有地方睡覺不知道,邊走邊想辦法解決,而且走的都是人跡罕至的地方,你討飯吃都沒地方討。樹根、草根,樹葉、野果,這都是家常便飯。

  8.6萬紅軍,過湘江后還有3萬人啊,這么大一支部隊過來,上哪里找地方住?一年大部分時間風餐露宿,全憑兩只腳,還有天塹、河流、雪山,那些險灘激流,你都得自己想辦法,過河沒有橋,有橋的國民黨軍都給破壞了,你想辦法搭著竹排然后加上浮橋,自己往上過,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天上還有飛機,就是這個走法。

  再一個,起初不知會走到哪里去,走一路想一路,不斷調整方向和目標,最后到哈達鋪才知道,陜北紅軍劉志丹、習仲勛在這里有塊地盤,我們可以在這落腳,找到希望了。每300米就要戰死一個,還不算跑了的,就這樣給走下來的,沒有點兒精神力量能行嗎?

  這個姑娘是宣傳隊員,爬雪山時在最緊要的地方鼓動,紅軍哥哥快快走……,這是她自己告訴我的,我到醫院去看她,她是紅四方面軍的,后面的紅軍說小妹妹趕緊走吧,她說不行,我的任務還沒完成,最后部隊說我們是最后邊的,她這才走人。

  到了陜北后給她立功,16歲當了電臺臺長。據說她發電報聲音就像彈鋼琴一樣優美,過去是滴滴答,發報的手法一聽能聽出是誰來了。之后延安不見她了,跑到山東去了,國民黨的電臺就說在山東發現她發的電報了,說共產黨從延安給肖華送了個美人來,兩人結婚了。她基本是最小的老紅軍,今年94歲。

  紅軍有兩種,走過長征路的叫老紅軍。我們的紅軍當中,比如說陜北紅軍不叫老紅軍,因為沒有走過長征路。在中國共產黨的軍史上,老紅軍和紅軍不是一個概念,一、二、四方面軍還有紅25軍,這4支部隊是走過長征路的,才叫老紅軍。中央紅軍是1935年10月19日完成的長征,就是這個節點,10月20日以后參加中央紅軍,那就不是老紅軍。紅二、四方面軍到1936年10月到將臺堡會師,會完師之后參加紅軍的就不是老紅軍了。

  中國人民解放軍有3個最偉大最有名的勛章,叫自由勛章、獨立勛章、解放勛章,分別對著參加土地革命戰爭的紅軍、參加抗日戰爭的八路軍和新四軍、參加解放戰爭的解放軍。參加紅軍的要發自由勛章,為了爭人民的自由而戰,而紅軍又分了兩種,老紅軍和紅軍,老紅軍是金質的,就是說我們的歷史老紅軍特別珍貴,現在已經沒有多少還活著的了。你想想當時11歲的現在都94歲了,過20歲的到現在100多歲了。

  去年走西路軍征戰路,蕭克上將的孫子蕭云志也參加了,他說我家還有一個老紅軍,我奶奶還活著呢。我說身體還好吧,他說好著呢,今年過生日的時候給她買了個蛋糕,老太太挺高興的,她是100多歲的老人了。

  老紅軍是已經遠去的一代人了,我們是紅軍的傳人啊,我們要好好向老紅軍學習。對長征,黨和國家每10年都要有紀念活動。老一輩革命者親身走過來,他們或許覺得沒什么,但是今天我們如果不紀念,全讓那幫壞人給糟蹋顛覆了。他們把歪曲的歷史告訴我們的后代,那是反共滅國的步伐啊。

  我們中國共產黨漫長的革命歷史,有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詩,為什么要反復紀念長征?主要應有三個原因:

  第一,長征是近代以來中國革命從失敗走向勝利的轉折點。從1840年以后,中國就日益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在這個過程中有無數中華民族的仁人志士救亡圖存,但都失敗了,包括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中國共產黨的斗爭,在長征之前都失敗了。什么時候開始勝利呢?遵義會議確立毛澤東的領導之后,才從勝利走向勝利直到今天,長征就是那個歷史的轉折點。

  第二,長征是世界歷史上罕見的壯舉,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西方戰爭史上有嗎?在舊約圣經里有摩西帶著以色列人出埃及,本來在埃及當奴隸的,最后沒辦法活就帶著跑了,跑到那個迦南地,一共兩三千里地,那就是在西方古代歷史上最偉大的遠征。還有那個古希臘史上的漢尼拔、近代拿破侖打俄國那是遠征,然后失敗了又倒回去……都不能與長征相比,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遠征是紅軍兩萬五千里長征。

  后來有兩個外國人來走長征路,拿著現代化工具來測量,說沒有兩萬五千里啊,由此中國就出來一幫人否定長征。但走過長征路的老紅軍會不以為然的,你以為走直線啊,或者就像你走國道那樣呢?長征的特點是不走大路走小路、不走直路走彎路,走最艱難的路,你得繞幾個圈兒走,這樣才能把敵人甩了,所以我們說兩萬五千里沒錯。

  朱德說,你們走兩萬五千里,我至少得四萬,為什么呢?他過了雪山跟紅四方面軍會師之后,被編到張國燾帶領的部隊,后來張國燾南下,南下不行又北上,有許多紅軍是三過雪山草地,死了很多人,那是人與自然的頑強抗爭。

  第三,長征是人類智慧和力量在極度惡劣條件下的迸發。你能把這壺酒喝下去了,什么酒都不在話下。前幾年在香港占中的那幫混小子,幾萬人住在大街上挺高興的,美國和一些西方勢力支持,有人送帳篷還有人送吃的,這多新鮮多刺激?住了一個星期就跑了一半兒,一個月后全跑了。

  為什么呢?吃飯、拉屎、睡覺、洗澡都不方便啊,還能老住在那兒?住久了市民也煩了,說你們這些人鬧騰兩天也就完了,你還以為這個地方能過日子?我們還做生意不?本來是美國人想在北京搞顏色革命的,結果沒搞起來,移師香港發動了占中。

  知道不知道他們是什么理論?叫一省數省,共產黨教條主義時鬧革命的方法,想從香港鬧起來,帶著廣州、帶著南京、帶著什么什么的……然后全國鬧。美國人夢的做得也太大了,一省數省,要在香港那個地方搞獨立,還想讓全國跟著鬧,誰擁護誰就是標準的漢奸對不對啊?原來想著借助內應的力量,把中國給扳倒弄翻了,習近平主持中央工作后,正本清源,反腐肅貪打掉了他們一部分內應,要求不忘初心,要求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反共滅國勢力感覺不到希望了,特別是十九大后他們又組織了一次次瘋狂的反撲,造了很多煽動性輿論。

  一些同志感覺還有很多問題,我看還是要認清形勢,有些時候政治上你把握不準的時候,你一定要看看敵人反對的是什么,不要敵人反對的你也反對,傻呼呼地跟著敵人的指揮棒跑,這是認識問題的一個重要方法。

  現在的斗爭特點是公開的國內外呼應,很多人說特朗普是個混帳東西,只要他下了臺就好了,我看絕對不會,一定要準備打持久戰。為什么?因為他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美國上層統治階級的意志,他連著出了4個文件,幾乎都是全票通過。

  美國本來寄希望于中國黨內國內那些囂張的反共滅國勢力,從內部把中國整垮扳倒后他吃現成的,現在終于感覺這些人盡管對美國主子很恭順,在中國很張揚,甚至也占據了一些重要陣地和重要崗位,但他們在中國卻是很不得人心的,而且越來越臭氣薰天,他們那些反共反人民的東西市場越來越小,靠他們扳倒中國短時間內解決不了問題,所以親自出馬了。對美國統治階級我們不要心存幻想,這才是毛澤東的思想方法。

  中國的所有親美媚美勢力,對毛主席領導的輝煌革命和建設歷史,都是全盤否定反著講的,而且是無恥的造謠誣蔑,連史料都是假造的。他們用歪曲顛倒的歷史來影響我們的后代,控制我們的輿論,在一段時間是很嚴重的。習總書記對這個問題很重視,反復強調過多次,現在應該說有好轉,但是形勢還是很嚴峻,要是不嚴峻就不用強調了。

  現在那幫勢力還在那折騰,而且折騰得很厲害,他們視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黨的政治紀律如無物,要求徹底瓜分全民所有的國有企業,化公為私,化中為外,把攻擊矛頭直指黨的領導核心,他們妄圖改變的是新時代黨的政治方向。他們代表的是中國的極少數,但從輿論上看似乎他們就是全部,這樣的態勢難道問題不嚴重嗎?

  為什么紀念長征呀?那是人間正道、人間正氣、頂級智慧、精神力量。我原來概括長征的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但因為時間關系不能展開了。

  長征最重要的成就是完成了一個歷史抉擇,黨和紅軍的事業選擇毛澤東為舵手。現在看來,長征前的失敗不全是一個壞事,這么大一個根據地沒了,那么多紅軍沒了,就是因為沒了,走到絕路了,所有領導人試過都不行,所以才選了被排擠的這個人。你說人家不好,可毛主席領導我們天天打勝仗,換了另外一些人,人還是那些人,槍還是那些槍,制度還是那些制度,就天天打敗仗,就這么簡單。

  按毛爺爺說的一句話,真理往往在山窮水盡的時候才能展現出來,好的時候往往模棱兩可,你不容易搞清楚。就像我們現在的貿易戰,特朗普一劍封喉,用一塊小小的芯片就把龐大的中興打倒了。他要是再擴大點規模,咱們所有的信息產業基本玩完。為什么?中國這個領域芯片基本百分之八十靠美國,高精尖幾乎全是美國的。

  如果沒有這個國恥級的事件,全黨全國能那么快就形成共識嗎?從急功近利的角度看,造不如買,買不如租,引進外國的多好呀,這不是一個完整的市場鏈、市場共同規律嗎?發揮比較優勢,人家發人家的財,你發你的財。

  但特朗普一下子把中國打醒了,這是天大的好事,如果再用糧食打貿易戰,給中國的教訓會更深,或許會讓那些夸夸其談講歪經的人徹底閉嘴。

  出了中興事件之后,我們國家有些最頂級的經濟學家,還在反對自主攻關掌握核心技術。因為中央政治局開會,決定用5到10年,用兩彈一星的辦法解決芯片問題,然后又開會要求國家財政支持,李克強總理親自負責這個事。

  但就在同時,有些著名經濟學家公開激烈反對,說這是違反市場經濟規律,違反比較經濟學規律,發展經濟就是各發揮各的優勢,美國的芯片和科技是優勢,你組裝是優勢,組裝做好就行了,還搞什么自主創新?甚至不惜歪曲歷史,說毛澤東搞自主創新,結果弄得國家窮困潦倒,連非洲都不如。

  過去我還對那個人抱有好感,因為他是從金門游泳游過來的,屬于那種國民黨叛軍的逃兵跑到大陸來的,但是沒想到他如此不尊重新中國歷史。后來我寫了一篇文章,講改革開放必要性時必須要實事求是,不能搞歷史虛無主義。

  你說那個話有什么根據呢?非洲到現在是什么樣子,你去看看。說毛澤東時代結束的時候連非洲的三分之一都不如?純粹是信口雌黃。看到你這個結論懷疑你的人生呀,既然連非洲都不如,你當年為什么從臺灣游過來棄暗投明?你怎么合理解釋才能說清楚你自己。

  那種對毛澤東時代的否定是沒有天良的表現,中國革命和建設的歷史證明,沒有毛澤東就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沒有改革開放的物質基礎和前提,就沒有我們的今天,如果被人家全滅了我們還有啥呀?我覺得長征最偉大的貢獻是這個。

  前些年有股勢力否定毛主席,說四渡赤水是瞎碰亂闖僥幸繞出來的,遵義會議后是張聞天領導中國革命轉危為安等,可笑可恥的離譜!我們走長征路走到陜北的一個地方,在一座山上修建的紀念設施,修了一條石徑鋪到山頂,每一塊石頭上都刻著長征大事,連紅星報當年發表的什么文章都當大事寫著,但就是沒有寫遵義會議等。沒有遵義會議還有長征的勝利嗎?通過這件事你就知道我們有些黨的機關工作人員缺天良。我們走這一路,你會深切體會到沒有毛主席,就沒有新中國,也沒有共產黨的今天,這是紅軍長征最偉大的歷史選擇。

  在長征路上有兩場重大黨內斗爭。一場是遵義會議之前,毛主席的正確路線與李德、博古三人團錯誤路線的斗爭,這個在遵義會議上基本解決。遵義會議之后還有很多斗爭,一個最大的黨內斗爭,就是過了雪山與紅四方面軍會合之后,遇到一個最危險的黨內斗爭,張國燾的右傾分裂主義。

  毛爺爺說,1935年9月9日是自己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經歷過撤職、罷官、把自己親手創建的根據地和軍隊損失掉、包括大兵壓境九死一生都不是最黑暗的,但是那一天看到張國燾的那個密電之后,竟然是人生最黑暗的一天。現在有人否定這個歷史,說張國燾沒有分裂中央,張國燾路線是正確的,包括后來的西路軍失敗也是中央害西路軍,很多顛覆歷史的謬論。這兩場重大斗爭昭示,毛澤東的路線之所以正確,是中國革命的歷史實踐證明了的。

  參加長征的是四支部隊,我們現在要走的是中央紅軍走的路,也叫紅一方面軍,中共中央的主要領導都在這里,這條路最后一直到陜北吳起鎮結束,這條路走的最長、最驚心動魄,我們所知道的長征故事,你從小聽的那些故事基本都在這條路上。

  中央紅軍從瑞金中央根據地走的時候86000人,我們知道這個地方發展到最高峰是10萬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打掉了一部分,后來又經過擴紅補充,還剩下九萬多人,長征帶走了86000人,留下堅持斗爭的還有萬把人,其中包括陳毅、項英、原中央總書記瞿秋白、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何叔衡、還有毛主席的弟弟毛澤覃等。這些人中,瞿秋白、何叔衡、毛澤覃等犧牲了,陳毅和項英等活下來了。

  當時毛爺爺也差點被留下,因為博古對他有戒心,怕他路上對自己的權威提出挑戰,畢竟自己打了敗仗把根據地丟了。原來的材料說周恩來要帶著他,因為毛主席打仗管用。后來有人說,是毛爺爺自己提出申請要留下的,周恩來跟他談了一天才愿意走,但是沒有說明出處,獨家材料如果沒有可靠出處,一般都不能采用,你至少要說明材料是從哪里得來的,把來源說清楚。

  就像大家傳的《心之力》其實是偽作,為什么是偽作?它說那是從韶山紀念館流傳出來的,到韶山紀念館去問,人家說我們這里沒有,就是說來源是瞎編的,毛主席曾經說過他寫過這篇文章,楊昌濟老師給了高分,但是大家傳的這篇文章源流不清楚、不能信,有人考證說它里面的名詞概念在當時不可能有,那就更佐證了是偽作!

  所以,我們就相信當時長征要走的時候,毛主席是差點被留下的,而大家認為他會打仗,一旦遇到什么事兒還能出出主意,而且毛主席的態度是無論受到多么大的委屈,他跟周恩來都是這樣說,什么時候用到我,打個招呼我就來。這就是對黨和紅軍負責的態度!毛主席跟羅章龍不一樣的,他是毛主席二十八畫生征友征來的唯一一個朋友,后來說黨內有十次路線斗爭,他就是其中一次,當時另立中央被選為黨的主席。

  羅章龍是你打擊我,我就另立一個中央,他另立中央不是沒原因的,米夫在六屆四中全會上把王明推上去,一個原來連中央委員都不是的黨員一下子當上了中央的第一把手,這幫黨的老領導干部很不服氣,就團結在羅章龍的旗幟下,本來你反對米夫和王明的錯誤是正確的,用錯誤的辦法反而把自己毀了。所以說,政治斗爭有時候挺殘酷挺復雜的。

  按理,羅章龍應該是站在天安門城樓上見證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他很早就是中共中央的核心領導之一,和毛爺爺是并肩齊驅的!但是到最后就因為另立中央被共產國際開除出去,人生的軌跡完全發生了變化,只能到處隱名埋姓當個教授。他是個堅定的共產主義者,一直到死他都不后悔,90年代有人問他,他說,我一生的信仰都是共產主義!

  我覺得他比我們現在有些領導好多了,他是受黨的嚴厲處分的,最后終身不悔信仰共產主義,這是真的信仰。他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第一次大分裂,本來反錯誤的東西你有道理,但是你反成這樣把共產黨反了,那肯定是沒有道理的。所以說,有時候道理是很復雜的,真理不是一條直線。

  第二次大分裂是張國燾領導的。一共有四支長征部隊。紅一方面軍是從瑞金出發到吳起,8.6萬人出征,到了陜北的時候剩下了7000人,九死一生不是成語,而是殘酷的事實!紅二方面軍是是賀龍、任弼時、蕭克的部隊,本來紅一方面軍是準備跟他們會師的,中央紅軍到達陜北之后,他們也長征到了陜北。1935年11月出發,行程兩萬里。出發時候是1.7萬余人,到陜北剩下1.3萬人,毛爺爺對賀龍說你們是損失最少的。

  還有一個是紅四方面軍,張國燾、陳昌浩、徐向前領導的,他們是1935年3月從川陜蘇區就是雪山那邊,原來叫懋功,現在叫小金,迎接中央紅軍,等著接上以后發現中央紅軍沒有幾個人了,衣衫襤褸根本就不能和他們比,然后張國燾就要奪權。最后又路線分歧,率軍南下,這么一折騰,從8萬人到最后剩下了不到4萬人。

  中央讓他到陜甘寧去打寧夏,他們要往西走,結果最后基本全軍覆沒,沒有留下多少,這是紅四方面軍;還有一個是紅25軍,程子華、吳煥先、徐海東等領導的,這個部隊是怎么來的呢,紅四方面軍是在鄂豫皖、大別山,后來張國燾又改變要到川陜,就是四川的北部、陜西的南部,把隊伍開到了那里。

  這樣的話,原來的根據地就沒人了,只剩下了一幫紅軍的孩子,年齡13歲到18歲,現在是上中學的年齡,1935年3月讓他們作為北上抗日先遣隊,一路征戰最先到達陜北。

  我們不要小瞧了這些孩子,他們從河南出發2900余人,到陜北會師3400余人,隊伍不減反增,而且一路勇敢的很!我們有陜西來的,他們就是在終南山那一塊,直接威逼西安,胡宗南的大本營,后來聽說中央紅軍要來,他們想咱們得迎接一下,一定不能讓國民黨增援,就直接把西蘭公路切斷3個月,誰敢從這過我就收拾誰,結果等了好久還不來,才決定到陜北跟劉志丹的部隊會師。所以說年輕人真得不容小瞧!現在三四十歲的人了還稱自己是男孩女孩,想想這幫十幾歲的孩子,他們是那這樣的勇敢無畏!紅軍長征就是這四支隊伍。

  在紅軍長征之前還有兩支遠征隊伍。也不要以為李德就是個傻子,他為了給中央紅軍轉移打掩護派出了兩支隊伍,一支是粟裕當參謀長的紅七軍團,派出去到贛東北跟方志敏的紅十軍會師,北上先遣隊,這支部隊最后全軍覆沒,在懷玉山粟裕說這個地方不能停,但大家累得不行了,走不動啦,結果就扎下寨了,粟裕說那我帶上500人往前走,一個是往前探路,再有就是有情況還可以回來救人,后來住下的全軍覆沒了。

  還有一支部隊,就是中央紅軍轉移之前,派出了任弼時、蕭克、王震領導的紅六軍團,到了賀龍、關向應的部隊,李德用這支部隊探路,會師后就把這支部隊即二、六軍團,合編成了紅二方面軍,大致就是這個情況。蕭克的孫子蕭云志說,我爺爺在紅一方面軍待過,在紅二方面軍待過,后來又到紅四方面軍,一二四都待過。

  我們走的是紅一方面軍即中央紅軍走的長征路,二萬五千里這個路線。在整個路上,主要有6道大的天險。

  第一道天險是烏江,就是走出湖南進入貴州那里,我們到遵義的前一天,會經過烏江,長征進貴州必須過烏江,當地老百姓說過烏江三個條件,第一大船,第二好天氣,第三有經驗的船夫,但紅軍都沒有,過去了,怎么過的?后面我們有時間再說。

  第二道天險是金沙江。巧渡金沙江,為什么呢?這個江你要過不去,包圍圈沒出去,40萬大軍圍著不到3萬人,過去了包圍圈就出去了,最后愣是過了。

  第三道天險是大渡河。大渡河實際上有兩處紀念地,一個是18勇士強渡大渡河,再一個是22勇士飛奪瀘定橋,都是過的一條河,就是因為強渡過去以后發現時間不夠用,大軍都要用這幾條船過河,那敵人肯定就把你消滅了,就成了太平天國全軍覆沒的石達開了。怎么辦呢?就到上游去找橋,找到了瀘定橋,這兩件事過的都是一條河——大渡河。

  第四道天險是雪山。千山鳥飛盡,大概就是這個感覺,現在我們去雪山感覺雪不多,看不到雪或很少一點雪,但是當年真的有積雪,因為和這個氣候有關系,雪山有若干座,中央紅軍也不是只翻過一座,海拔5000米左右,5000米是個什么概念,4500多米就是雪線,高原上有種動物叫牦牛,牦牛到了雪線就橫著走,就不往上走了,為什么呢?受不了啊!我們現在上雪山感覺似乎沒啥,我們比紅軍當年的體力可能要好一些,我們有些人甚至準備好了羽絨服,但是當年紅軍沒有啊,現在梅蘭芳大劇院演的那個《軍需處長》,就是講述這個情況,當年紅軍翻越雪山時,看見一個人靠著一塊石頭上犧牲了。

  參謀長劉伯承很悲痛,看看這是怎么回事,一看單衣里面塞的是稻草,劉伯承問軍需處長呢?找他來,為什么不落實要求!后邊有熟悉情況的人說,參謀長不要找了,他就是我們的軍需處長,他讓大家有御寒的衣物,他自己衣服里塞著的是稻草,沒辦法了。所以說,你們要知道,紅軍真的不是像那些混賬東西說的人性自私,一天到晚勾心斗角,要那樣的話,還怎么有中國革命的勝利?這樣一種情懷境界,是那幫狗屁文人永遠理解不了的!因為他們盡是那樣一些小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們一定要把圣人君子按他們自己的面貌描繪成小人。

  第五道天險就是草地。我們今天去看,也只能看一個輪廓,過草地要過十幾天,到里面后沒吃的,終年是淤泥、瘴氣那些有毒的東西,弄不好就死人。而且最大的問題還不是這個,是一個個的泥沼陷阱,陷進去以后會游泳是沒用的,越掙扎陷得越深,所以陷進去之后就沒有了。

  找不到吃的,到最后有的甚至把前面的馬糞里沒消化的青稞扒拉出來吃,把皮帶吃了,我們今天這個皮帶是不適合過草地的,因為這個吃不了,這玩意兒有毒的,那時候的皮帶包括一些文件包都是牛皮的,沒有塑料的,反而救了紅軍。紅軍宣傳隊到了草地上,把鼓皮還有那些樂器上的動物性的皮,都一塊塊地扒拉下來,燒燒剪了吃了,實在舍不得,煮一鍋湯,有點肉皮味兒,大家就是這樣過的,而且有的過3次草地,死了多少人哪?

  現在美麗的草地下面,有紅軍的累累尸骨,餓死的、陷進去的、還有毒死的,快出草地時在班佑那個地方,一個連的紅軍一個晚上全沒了,為啥?這個連的士兵靠在草地的坡上睡覺,第二天早上行軍時找不到了?派人回去找,看到都像雕像一樣坐在那個地方犧牲了,迎著太陽,臉上還帶著紅潤,當時以為是特務干的,后來才知道晚上瘴氣襲來一下子全沒命了。

  第六道天險是臘子口。你去了就知道,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它的峭壁就像刀劈的一樣,底下一條河、一條小路,前面一個營把守著,修著地堡,就這樣過去了,要過不去臘子口,進退失據,往前走不了,往后退不了,也就被滅了。

  紅軍走的這條長征路,真的叫步步關生死,哪一步走不好都是死的,刀天天吊在脖子那兒,沒有點心理素質活不下去。走過長征路的紅軍為什么要發金質獎章,因為老紅軍是金子般的人、金子般的心靈、金子般寶貴的精神。而且我們打天下到最后,包括打抗美援朝戰爭,團以上干部基本都是老紅軍,長征都走過了還怕你們!就是這樣一種感覺。

  根據2016年走長征路的經驗,我跟大家講講這一路的特點。我們走的這一路大概像個C字,起點是瑞金,終點是延安,一路上主要的戰場、會場和紅色景點我們都是要到的。

  第一個時間段,是從于都河出發湘江。這個主要是生與死的搏斗,紅軍在根據地不能待了怎么辦?就要突圍嘛。這段有國民黨軍四道封鎖線,哪一道封鎖線過不去都不行,最后一道是湘江,過去湘江之后就不是封鎖線了,叫圍追堵截。為什么叫四道封鎖線呢?因為我們的根據地過了于都河以外就屬于游擊區了,國民黨圍剿是四面八方的圍過來了,這跟抗戰時期日本鬼子清剿、掃蕩是一樣的,都是一個戰術。

  紅軍大部隊往外突破的時候,第一道封鎖線是誰的呢?是陳濟棠的粵軍,陳濟棠本來就跟蔣介石就三心二意,而且毛爺爺領導時跟陳濟棠關系搞得不錯。咱誰也別打誰,消耗蔣介石的實力,別消耗你的實力,在紅軍出發前跟陳濟棠打了個招呼,陳濟棠的部隊下了個命令,他不打我們,我們不打他,叫歡送式的那種阻擊,所以第一道封鎖線過的比較容易。

  第二道封鎖線是堡壘線,蔣介石進攻根據地的時候,兵在前邊兒嘛,它占領了地方就修堡壘了,堡壘線遇上紅軍大部隊過來,也沒有什么大的阻礙。

  第三道封鎖線是在蔣介石發現了我們的意圖之后,過第一道、第二道他還不知道紅軍要干什么,因為四面八方都在打著呢。后來發現紅軍大部隊老往前沖,沖出這么遠去了,現在有人說,蔣介石故意把紅軍放到非根據地去,失去依托后打起來好打,這個說法就把蔣介石看得太高了。

  蔣介石是什么時候發現紅軍要走人的呢?是過了第二道封鎖線,長征開始大概二十幾天之后吧,這個時候紅軍大部隊一直往西走,而且人很多,那一定是一個重要的戰略行動,他的偵察飛機天天能看到。

  再一個,中央蘇維埃政府動員部一個武裝部長叛逃,把中央紅軍轉移這個底抖給蔣介石了,當然在戰爭年代他就是真叛逃真抖底你也不一定真信,為什么呢?有時候這個間諜、反間計都很厲害的,所以說他也要判斷,當判斷清楚肯定是紅軍要突圍了,蔣介石趕緊搞第三道封鎖線,就在湖南那一塊兒,然后搞定。這個封鎖線就是在湘江之前的一個,瀟水前面有一條線,結果這個封鎖線最后也沒咋構成,紅軍又過去了,然后又過了十幾天就到湘江了。

  湘江是第四道封鎖線。這個是最悲慘的一仗, 8.6萬剩下的不到3萬人,紅軍是遠離根據地的,蔣介石在這個地方打,半渡而擊,在湘江東岸,或者是西岸把他攔住。最后,有3萬人突出來繼續往前走,這一段是生與死。

  第二個時間段,是從通道到遵義。這一段斗爭的焦點是向北還是向西。過了湘江緊接著過的就是通道、黎平、猴場,遵義會議之前的三個預備會,一點一點地糾正前進的路線和方向,把李德、博古的權力削掉。

  毛爺爺的斗爭方法你去琢磨一下,政治家真的不像我們想的那樣,你不能用直線去思考他,看那個目的是怎么達到的,所以說學毛澤東,真的不是頭腦簡單的人能學成的。就是在通道那個地方,到湘西跟二六軍團會師,這是李德、博古的計劃,而且堅持往北走到底。毛爺爺說,蔣介石已經知道你到哪里去,而且已經布下天羅地網,那不是自己往口袋里跳嗎?這樣一步一步地斗到猴場,最后把李德的權力基本拿掉了,這才能開遵義會議。遵義會議就是往北走還是往西走的斗爭結果。

  紅軍過了烏江之后是比較舒服的,為什么呢?到了王家烈的地盤,王家烈的兵戰斗力是比較差的,幾個人裝成王家烈的兵,到了遵義城門后說趕緊開門,一看是個連長,趕緊進來吧,一進來槍就給他繳了。紅軍智取遵義,因為國民黨軍沒有防備,沒想到會來得那么快,也沒破壞里邊兒,好吃好喝的有的是。紅軍休整了近半個月,之前長征天天打生死存亡的仗,在這個地方休整,開了遵義會議。

  遵義會議毛主席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進入軍事決策核心。實際上當時大家想讓他當總書記,他說不行,先讓張聞天當段時間,那時張聞天是中央的第二把手。現在張聞天的一個秘書寫書,說不是毛澤東挽救了黨,是張聞天救的,你問問歷史,問問犧牲的紅軍和已經故去的老一輩答應嗎?他也不是沒道理,他說遵義會議后張聞天是黨的總書記,但是問題是總書記怎么當的,對不對呀?為什么全黨不說是你救了黨、救了紅軍呢?因為真的是毛主席。

  當時蔣介石糾集了40萬人,紅軍還剩下不到3萬人,四面八方圍著你,怎么跑出去?原來是準備在遵義附近建根據地的,結果一看那個地方地廣人稀,物產不豐富,這么多紅軍在那個地方吃的都沒有,你要再擴紅發展革命事業就更不可能,就準備渡長江到四川,赤化四川。蔣介石也看到這一點了,就是不讓你進川,不讓你過長江,那怎么辦呢?既要擺脫包圍,又要實現過長江的目標,這就是毛爺爺一生自己最得意的四渡赤水。

  前些年有人否定歷史,說轉危為安是因為紅軍勇敢導致的,是情報及時準確導致的,是林彪和彭德懷會打仗主動配合導致的,就是不說和淡化毛主席。我們只問他一個問題,在遵義會議之前紅軍勇敢不勇敢?在遵義會議前林彪彭德懷會不會打仗?在遵義會議之前我們的準確情報存在不存在?

  從二次反“圍剿”之后,俘虜了一個國民黨軍的電臺隊長,只有半部電臺只能破譯情報,敵人又不知道,等于發的是明碼電報,敵人的行蹤我們都知道,但這個情報到別人手里打敗仗,到毛爺爺手里就打勝仗是不是?同樣的林彪和彭德懷,毛爺爺指揮就打勝仗,換個人指揮把根據地都丟了,把紅軍都快打沒了是不是?紅軍戰士從來都勇敢無畏,遵義會議換上毛爺爺就打勝仗,遵義會議前排擠毛爺爺就打敗仗,這就是歷史的真實,其他基本都是胡說八道,用小人、愚人之心去度偉人之腹。

  四渡赤水什么概念,在赤水河渡過來渡過去,把國民黨的軍隊都調到貴州北部長江以南,國民黨本來往北邊去防守的,結果毛爺爺指揮紅軍調頭往南,第二次渡過烏江直逼貴陽,蔣介石正在貴陽指揮圍剿紅軍,結果差點把老蔣給拿掉,按照他的日記說當時上吐下拉了,為什么?紅軍直接去的是機場,要把機場弄住了你飛都飛不了,他趕緊調兵遣將來救援,結果滇軍孫渡來了紅軍又沒了。跑哪去了?云南龍云把部隊給了蔣介石,紅軍直接跑云南逮龍云去了,龍云慌忙把守長江的部隊調回來保衛他的時候,紅軍就在金沙江渡口輕輕松松地跑了,實現了北渡長江的目的。

  繞了多少圈啊?八九個圈,還不算那些誘惑敵人的枝枝叉叉,往這走一支部隊,往那走一支部隊,只算主力繞圈,這是世界戰史上最高層次的智慧之作,毛爺爺說三大戰役算啥,我的得意之筆是四渡赤水。但是現在有學者解構四渡赤水,說那是瞎碰亂闖的,你有能耐去碰碰試試?

  這個時間段黨內斗爭的特點是什么?是曲與直的斗爭,不要以為把紅軍帶出包圍圈大家就服氣,當時很多人是不買賬的,張聞天,王稼祥,包括林彪等還有其他人,指責說你把部隊都拖死了,明明是直路你不走,非要變來變去走弓背路。林彪公開寫信給中央,要求撤掉毛主席換彭德懷。我們的印象是林彪會當面說好話,但從林彪的歷史看,真的不是當面說好話,如果他對你有不同意見,他給你說了還不算,還給你寫封信,我是這樣想的,我就認為你是錯的,我就想把你撤掉,他對朱德、對毛主席都這樣干。

  后來毛澤東信任他,認為這人不背后搞鬼,可到最后還是搞了一下。過了金沙江后開會理會議,毛澤東沒拿他當回事,指著林彪說你是個娃娃你懂啥,當時朱德和周恩來堅決支持毛澤東,這一關才過去的。不要以為領袖的智慧所有人都能理解,連林彪那樣的高級將領都理解不了,所以現在那幫人不理解我們也可以理解,智商就那樣啊。

  第三個時間段,特點是天險。過了會理之后,再往前到哪里呢?一直到懋功,天險大渡河、大雪山等。

  第四個時間段,是過了雪山跟紅四方面軍會師后,斗爭的焦點是向北還是向南。懋功就是現在的小金縣,這時候的張國燾,第一是在黨內爭權,第二是提出不同于中央的路線,中央是往北走他要往南走,毛主席說你往南走不行啊,在四川你要過路,他不會理你,你要在這個地方占他的地,他絕對跟你拼命。而且四川軍閥整體戰斗力還可以,再一個到了康藏地區,少數民族,地廣人稀連飯吃都沒有,你怎么發展革命事業?最后斗爭的結果是紅軍分裂,張國燾另立中央。

  這個時候,毛爺爺說是最黑暗的時期,為什么呢?這里有一個迷案。分手單獨北上的時候還有一萬五千人,但到了哈達鋪后來發現只有七八千,長征一路這么艱辛沒有跑的,也沒有這么多人喪失信念,跟著走一定要走到底。結果跟張國燾一分裂之后,很多人不行了,開始疑惑怎么成了這么樣呢?很多人跑了。但是這個一直沒人說,就兩個數字對不起來,為什么最后到陜北就剩了七八千人。按照彭德懷的回憶錄,這段路也沒有大的作戰,有很多人崩潰了。

  最后一個時間段,是從哈達鋪到陜北。從一張國民黨的報紙上,發現陜北還有一支紅軍。有人研究這報紙是誰發現的,好多人在爭,但是不管怎么說這張報紙對紅軍落腳陜北,給包括我們今天有今天的總書記關系很大啊,歷史的偶然造成一種必然,最后到吳起落到陜北。

  長征路上,不同路段有不同的特點。進入四川之前是故事多。而最美的一段是進入四川后,尤其到雪山前后,美就美在半高原地帶,天高云淡,藍天白云,綠草碧水。過了哈達鋪就進入西北,完全是另外一種景象,雄渾的黃土高原,這幾年退耕還林大多變成了綠色,非常漂亮。這一路是超值的,沉積著厚重的歷史知識、歷史智慧、歷史精神。所以,我們真正走完之后,一定會收獲滿滿。

  紅軍長征中有7個主要對手。蔣介石的中央軍是主力,還有就是廣東的、湖南的、廣西的、貴州的、云南的、四川的等,這個我就不多說了。因為粵軍基本上沒打,咱們不把他算為主要對手。

  湘軍的何健就是殺楊開慧的那個家伙,打紅軍最賣力;李宗仁、白崇禧跟蔣介石玩心眼兒,偶爾打一下;王家烈是沒有戰斗力打,最后我們在貴州遵義完成了偉大的轉折;還有龍云的滇軍等。為什么牽扯這么多軍隊呢?整個長征路線走的是邊界,除了中央軍誰都不愿意拼命打,中央軍還有點兒小算盤,我就在后面追,追到哪里占領哪里,各路軍閥知道蔣介石的打算,也是在邊上打,都在那玩心眼兒,為什么呢?這與蔣介石的政治文化有關系,他的政治文化就是要想著法子吞并各路諸侯。

  毛澤東是搞五湖四海,事業是黨的,沒有自己的圈子,承認山頭、照顧山頭、最后消除山頭。蔣介石是通過金錢收買、軍事打擊、巧奪豪取,把別人的變成自己的,所以他手下的大將沒有跟他一個心眼的。

  如王家烈,老蔣軍隊進駐貴州后,問省主席和軍長你干哪一個?干軍長有軍權,干主席有財權,這財權和軍權到底要哪個?王家烈想當主席不行,沒有軍隊我的主席弄不了幾天就完了,說當軍長沒有財權也不行,最后選了個軍長,認為有槍桿子就行,但是蔣介石派了個省長去,不給你軍隊發錢,下面的軍閥就跟他鬧,不給錢怎么活,軍長干不成了,蔣介石給了他5000大洋讓他走了,他就是這個玩兒法,所以這些軍閥雖多卻形不成力量,蔣介石小聰明害了大事,一直到最后他都是這樣的人,他是這樣起家最后也是這樣敗家的。

  長征有九大戰役戰斗。湘江之戰是最慘烈的。再一個是強渡烏江。再一個四渡赤水,四渡赤水那是真打圈。再一個巧渡金沙,40萬大軍圍著不到3萬人,最后讓毛主席甩出了七天七夜的路程,用幾只小船把紅軍渡過去了,國民黨的追兵還沒走到跟前。

  強渡大渡河,后來以色列有一位以色列將軍參觀后說,真是不可想象,它是逆光的,堡壘的敵人看得見我們,而我們看不清對方,就這樣愣是過去了。渡河的是17勇士,原先說18勇士把營長也算進去了,其他領導說你當領導的當什么勇士?共產黨的軍隊是讓一線戰士得榮譽當英雄,而國民黨的勛章發給高級將領的,這就是不同,這個營長就是后來的原子彈基地的司令,中國的原子彈基地是他領導建設的。

  飛奪瀘定橋,這也是被一些勢力否定的重點,說是沒有飛奪瀘定橋,沒有戰斗,主要證據是什么呢?那個村的一個老太太沒看到打仗,這個老太太是真的還是假的沒有人考察,現在一些人玩歷史造假太多,前幾年搞所謂的抗戰老兵大多都是假的,不知道從哪里弄出來的,你搞不清他當過沒有,主要是用他們來反共控訴共產黨。

  為什么飛奪瀘定橋是真的,當天的電報都在那兒,林彪的、劉伯承的、朱德的電報都在那兒啊,而且這是1935年底到了延安之后,大家剛剛走完長征回憶出來了,還不是一個人的回憶。當時回憶的不算數,你半個世紀后胡編亂造的成正史了?現在要跟這幫文化流氓斗爭得拿原始的東西,你拿出原始的來,他就不吭氣兒了,他可以編假材料,包括狼牙山五壯士,最后讓日本的造假材料來到法庭上打官司,而且都是假造的影印件,全是假的,這是一個國際性的里應外合的反共滅國系統。還有直羅鎮,是長征的最后一戰。

  長征給我們的啟迪是什么?

  第一是革命理想高于天。高于天就是什么困難都不怕,真正的信仰堅定是什么樣子?越是困難到山窮水盡時,越應該有堅定的信仰,有必勝信念。你說要給我證明這個信仰,如果用勝利證明了之后,就不需要你信仰了,跟著走就行了。長征初期包括到遵義,你能想到共產黨真的能打下天下來嗎?如果你認為打不了那就走人吧,走人就成了叛徒和逃兵了,最后上天安門建國肯定就沒你了,所以說越是困難的時候,越要有信仰和信念。

  第二是沒有戰勝不了的困難。走這一路,那哪是人過的日子啊,最后都是人戰勝的,毛爺爺領著我們的英勇的工農紅軍戰勝了所有困難,最后走向勝利。

  第三是壞事能變成好事。錯誤路線出來了,把革命根據地丟干凈了,把紅軍快打干凈了,要是沒有那種錯誤路線的惡果暴露,要統一全黨的認識不容易,讓毛爺爺當領袖他們不愿意,他們是從蘇聯來的,他們覺得他們有馬列主義。遵義會議的背景是什么?40萬大軍圍著你,誰也救不了紅軍了,那怎么辦?你能救嗎?你帶不出來,我也帶不出來,他也帶不出來,那就讓老毛出來試試。毛爺爺出來了,從此中國共產黨再也沒犯大的錯誤,從勝利走向勝利,壞事變好事。

  所以說,遇到困難和壞事的時候,不要總是埋怨,壞事往往帶來好的結果。就像特朗普要打你,而且咬住你不放,他的條件很明白,就是一定要你徹底消滅社會主義公有制,讓中國永遠不可能趕上美國,這樣的反面教員,可以把一些人對美國的幻想全部打干凈。如果特朗普已經如此表現,還認識不到這個本質,甚至還要極力迎合特朗普的心愿,在中國搞徹底的私有化,這些人就是不可救藥的,或者是別有用心的。

  第四是有什么槍打什么仗。毛爺爺為什么打勝仗?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有什么槍打什么仗。大家都想打勝仗,但為什么王明那幫人就打不了勝仗,只有毛爺爺能打勝仗,錯誤路線之所以是錯的,就是不知道有什么槍打什么仗。毛爺爺強調了一輩子實事求是,他們卻是叫花子與龍王比寶,本來窮的叮當響,人家龍王有龍宮寶庫,你跟他比你肯定是輸的,你是弱者那就用弱者的辦法去打仗,你不能用強者的辦法去打強者,這就是毛澤東的軍事路線,就是實事求是。

  最后一個啟迪,有了毛澤東是中華民族的幸運。這個結論我不解釋了,在座的大家都認可,在中國不認可這一點的是絕對少數,他們不得人心。

  今天講到這兒,謝謝大家!

  (作者系昆侖策研究院副院長兼秘書長;來源:昆侖策網【原創】)

  “2018重走長征路”第二段行程即將開始,目前第三段行程還有少量空余名額,感興趣的網友可盡快報名參加。

  報名方式:微信/電話報名

  微信號:15771906786(微信名:燎原)

  手機號:15771906786(星火旅游客服)

  詳情可點擊下面的鏈接獲取:

  從瑞金到延安用26天重走長征路,還有最后幾個名額!

  星火旅游近期活動(點擊可查看)

  1、走進西柏坡、大寨和周家莊+引崗渠,重溫農業學大寨,參觀周家莊人民公社

  (2018年10月19~23日星火旅游將組織大寨、西柏坡、周家莊紅色之旅,參觀西柏坡附近有中國第二條紅旗渠之稱的引崗渠。本次活動在石家莊集散,共計5天4晚,歡迎報名。)

  2、紅旗渠/蘭考/南街村——星火旅游河南紅色之旅

  (2018年10月25~28日星火旅游將組織河南紅旗渠、蘭考、南街村之旅,共計4天3晚,歡迎報名。)

  3、跟隨毛主席的足跡轉戰陜北

  (2018年10月7~11日星火旅游將組織跟隨毛主席的足跡轉戰陜北之旅,共計5天4晚,歡迎報名。)

  關于西安星火旅游社

  專注紅色旅游的旅行社,主要經營延安、井岡山、遵義、西柏坡等革命圣地散客、團隊及黨政干部培訓產品;獨家設計、開發了長征全程之旅、西路軍甘肅足跡之旅、偉人毛澤東足跡系列、農業集體村莊系列等數十種原創線路;紅色景點和自然、人文景點有機融合,多條線路邀請專家學者或歷史事件親歷者同行,深度講解。紅色旅游,風景這邊獨好!

  地址:陜西西安市雁塔區長安南路170號象牙宮寓1幢1單元10樓11004室

  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L-SNX00992

  電話:029-63022588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態

文章評論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我們村最有福氣的女人自殺了
  2. 孫錫良:美國準備干什么?
  3. 強奸,殺人,都可以冰釋前嫌?
  4. 被洗腦的問“你愛國國愛你么”,有思想的問“你愛資本資本愛你么”?
  5. 郭松民 | 中秋夜和朋友們談談心
  6. 頑石:中秋抒懷——月圓天涯人共照,離散何止千萬家
  7. 不為黨史重視的扎西會議:挽救紅軍、挽救黨的一次重要會議
  8. 韓復榘為什么齊守濟南?他怕日本人,更怕蔣介石
  9. 聽魏明仁講述921事件真相
  10. 李旭之:且看民國作家說民國
  1. 有人編造謠言抹黑毛主席 張玉鳳發表最新聲明
  2. 頑石:央視主持人有必要這么肉麻嗎?
  3. 雨夾雪:一個關于毛主席的謠言是怎樣煉成的?
  4. 突發!臺當局今天對二水基地斷水斷電,逮捕魏明仁,需要10萬元方可保釋,26日拆毀二水基地
  5. 從小到大,他才是我們誤解最大的歷史人物
  6. 王立華:毛澤東從事業低谷中實現偉大崛起的啟迪
  7. 視頻 | 王立華大校披露特朗普貿易戰驚天陰謀……
  8. 頑石:做人還得講點良心吧
  9. 我們村最有福氣的女人自殺了
  10. 十四年前逐漸認識毛主席的心路歷程,后來才懂得了為什么反毛的沒有一個好東西!
  1. 伏牛石:毛主席的九月九
  2. 毛主席究竟比我們早看多少年?
  3. 張玉鳳說過毛主席臨終前將江青、毛遠新列入常委名單嗎?
  4. 人民軍隊的源頭是劉少奇嗎?
  5. 郝貴生:“讓人講話,天不會塌下來”
  6. 崔永元凌晨突發聲,這次是關于國內的謠言
  7. 從吳李邱回憶錄看九一三前后的林彪集團
  8. 孔鯉 | 毛澤東最后的日子:他活在未來
  9. 最濃縮的毛主席編年史(建議收藏)
  10. 鄧爺說過“飛奪瀘定橋是虛構的”么?
  1. 郭松民 | 向毛主席道一聲“中秋快樂”!
  2. 朝韓領導人結束第二輪首腦會談 簽署9月平壤共同宣言
  3. 頑石:央視主持人有必要這么肉麻嗎?
  4. 穩了,特朗普沒有食言!--中國反制有征稅5%,是示弱嗎?
  5. 我們村最有福氣的女人自殺了
  6. 有人編造謠言抹黑毛主席 張玉鳳發表最新聲明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