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老衲先生 · 2019-06-19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隱瞞“交權”之事,原因在于不能把中央大權交給毛澤東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1931年5、6月間,顧順章、向忠發相繼被捕叛變,導致中共中央核心人物王明、周恩來在上海難以立足。為此,王明準備去蘇聯,周恩來準備前往蘇區,行前急需遴選新的核心人物領導工作。9月間,王明、周恩來二人確定由博古、張聞天為核心,成立臨時中央。四人在博古家里經過商議,確定了臨時中央組成人員的名單,由博古、張聞天這兩位不是中央委員的人擔任核心常委,博古“多管一些事情”(負總責),并報共產國際批準。未等共產國際批準,王明、周恩來即相繼離開,博古、張聞天也開始行使中央大權。

  在博古家里確定組成臨時中央的同時,王明、周恩來明確告訴博古、張聞天:一旦到了政治局委員集中的地方,比如到了中央蘇區,博古、張聞天必須把中央大權交出來,恢復他們非中央委員的原有黨內地位,聽從政治局的另行安排。

  但是,博古、張聞天等臨時中央大員潛逃到中央蘇區后,卻隱瞞了這一規定,繼續掌控中央大權。周恩來對此也緘默不語,并支持博古等繼續掌控中央大權。直到1943年延安整風時期,王明才揭露出這一事實。

  一、王明、周恩來為什么選定博古、張聞天組織臨時中央

  三中全會中央由于極力肯定和推行“立三路線”的“基本路線”,打壓何孟雄、王明等極力反對“立三路線”的干部,激起了幾股力量的強烈反對,也遭到了共產國際駐上海遠東局的嚴重不滿。王明率先從蘇聯回國的同學中獲悉,共產國際已經把李立三的錯誤上升到“路線錯誤”并批評三中全會中央在立三路線問題上的“調和路線”錯誤,因此,在繼續反對立三路線的基礎上,加大了反對三中全會中央“調和路線”的力度。蒙在鼓里的周恩來、瞿秋白等核心人物,也加大了對王明、何孟雄等人的打擊力度。接到共產國際批判立三路線和三中全會中央調和路線的指示后,周恩來、瞿秋白等才醒過味來,并轉過頭來哄推王明。

  先是根據共產國際駐上海遠東局的提議,安排王明擔任中央組織部秘書一職。繼而,江南省委書記李維漢遭到眾人反對而無法開展工作,周恩來等推舉王明擔任江南省委書記一職。江南省委,實質上等于后來的中央長江局,除主管南方各省外,更是貫徹落實中央指示的要害機構。省委書記一職,一向由中央常委擔任,至低也是由政治局委員擔任。李維漢在陳獨秀下臺后,擔任中央常委,與瞿秋白等主持中央工作。六大后,擔任政治局委員,并兼任江南省委書記一職。——王明被任命為江南省委書記,預示著王明起碼要進入政治局。

  由于三中全會中央犯了調和主義路線錯誤,并為了維護立三路線的基本路線對反對者使用高壓懲辦手段,其權威性已經大打折扣,改組三中全會中央、重樹中央權威,已經勢在必行。向忠發、周恩來等原打算召開一次緊急會議,來解決這些問題,但遭到共產國際遠東局的否決,并指示召開四中全會。周恩來為此向遠東局提供了四中全會補入到中央委員會的名單,其中包括王明、沈澤民、夏曦等從蘇聯回國之人,遠東局則認為王明應該參加政治局。

  隨后召開討論這一問題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王明倒是謙虛的表示“我的工作能力不夠,還應到群眾中去學習”,“不同意我自己做中委與政治局委員”。沈澤民也明確表示“從莫斯科回來的同志,不應到政治局”。但向忠發等人堅決表示王明必須加入政治局,事情也由此確定下來。

  毋庸諱言,周恩來跟向忠發有著同樣的觀點。并不是因為王明“造反”的原因,也不是共產國際或者遠東局極力支持王明的原因,根本原因是王明在整個過程中所表現出的“馬列主義理論”的高超。自陳獨秀以來,瞿秋白、李立三輪次掌權,不但都缺乏馬列主義理論的高超表現,而且相繼犯了嚴重的左傾錯誤。因此,馬列主義理論的正確指導問題,一直是中共中央的一個“短板”。增強中央馬列主義理論指導的權威性,也是向忠發、周恩來等人亟待解決的問題。

  四中全會上,王明順利進入政治局。四中全會后,在上海的中央常委只有向忠發、張國燾、周恩來三人,而且,又確定張國燾到鄂豫皖蘇區加強領導工作,便只剩下向忠發、周恩來二人。因此,在周恩來的提議下,王明擔任了中央政治局常委。隨著向忠發的被捕,中央常委不但只剩下周恩來、王明二人,而且失去了名義上的 “首領”,周恩來力推王明擔任中共中央總負責。但周恩來、王明二人由于目標大,是國民黨在上海捉拿的中共“首要分子”,因而決定離開上海。王明去蘇聯,周恩來去中央蘇區。

  中共六大時期,曾經大力度推行提拔工人出身的人擔任領導干部。向忠發、項英乃至李立三等工人運動領袖人物,也由此身居高位,向忠發還成了中共中央總書記。毛澤東這樣的農民知識分子出身的元老,則成了中共六大排擠的對象。中共六大選舉時,毛澤東的得票數高于周恩來、張國燾、李立三、項英等絕大多數人,但卻被排除在政治局常委乃至政治局之外,只獲得中央委員的黨內職務。但是,顧順章、向忠發被捕即叛變的行為,使得 “工人出身”的金字招牌大打折扣:工人出身,不僅文化低、能力低下,而且政治上也未必靠得住。也因此,在上海的政治局委員盧福坦、李竹聲等人,被排除在臨時中央的核心之外。政治局候補委員劉少奇,則是長期的“右傾機會主義者”,被一些人在背后稱之為“老機”,自然更不在考慮的范圍之內。因此,臨時中央的大權,還是交給從莫斯科學成回來的人的手上為好,至少,他們在馬列主義理論上是極其突出的。——尤其是,中共中央總負責王明,不僅對博古等人一起反立三路線和三中全會中央的功勞銘記在心,對“二十八宿”中人,也更為信任。推測其他理由的話,則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即王明向來是博古、張聞天等“二十八宿”的靈魂和領袖,即使組成了臨時中央,王明也仍然以上級自居,博古、張聞天也把王明看作上級;把權力交到博古、張聞天的手上,王明一旦回國后,可以很輕易的把大權收回。

  周恩來在經歷了瞿秋白、向忠發等領袖人物后,也認為王明等人的“馬列主義理論”很有一套。直接的說,周恩來也早已服贗于王明等人的“馬列主義理論”。也因此,才力推王明擔任中央總負責,并唯王明馬首是瞻。

  二、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隱瞞“交權”之事,原因在于不能把中央大權交給毛澤東

  毛澤東、周恩來都是“八七會議”上選舉出的政治局候補委員。周恩來領導了南昌起義,毛澤東領導了秋收起義,但結局卻截然相反。周恩來在南昌起義期間,不僅遵照中央的指示打著國民黨左派的旗號舉行起義,而且每逢開會,都領導參會者誦讀孫中山的“總理遺訓”。按照李立三事后的批評,即“死抱著國民黨的腐尸不放”。南昌起義顯露出敗象后,周恩來潛逃到香港,轉道回到上海中央。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不僅率先打出中共武裝革命的旗幟,而且促使中央放棄了國民黨的“腐尸”。起義受挫后,開辟出井岡山根據地。

  按照毛澤東的說法,在周恩來未到中央蘇區之前,從未跟其謀過面。按照周恩來的說法,在廣州時期,二人見過面。由二人的不同說法可知,武裝革命前,周恩來并未引起毛澤東的重視,而毛澤東早已是名滿國內外。

  毛澤東是中共的主要創始人之一,周恩來則于1924年8月從蘇聯回國。此時,毛澤東是中共中央“二把手”,與陳獨秀一起主持中央工作。周恩來則是“地方干部”,回國后擔任廣州區委軍事部長。后來到黃埔軍校擔任政治部副主任,盡管是有人推薦,又得到廣州區委負責人的同意,但組織上也顯然需要報中央毛澤東批準(此時,毛澤東已兼任第一任中央組織部部長)。蔣介石邀請“毛部長”(毛澤東擔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代理部長)到黃埔軍校演講,并端坐在第一排的中間位置聆聽毛澤東演講時,做為黃埔軍校政治部副主任的周恩來,想必也同樣端坐在下面聆聽毛澤東演講。

  1927年11月的中央會議上,對南昌起義、秋收起義進行了總結,毛澤東、周恩來都受到了批評,但周恩來卻晉升為中央常委。一些資料顯示,周恩來在會議上提議開除毛澤東政治局候補委員的黨內職務。——也即,周恩來從此時開始,就對毛澤東印象很不好,即認為毛澤東“觀念不好”,不僅要時常派人去巡視,而且,必要時要撤換毛澤東。

  周恩來是“城市道路”最主要的主張者之一。蘇聯十月革命的勝利是城市道路,蔣介石的北伐成功,也是城市道路。“城市道路”的顯著性,不僅在于國內外都有可借鑒的成功范例,更主要的是能迅速獲得革命的成功。毛澤東則不然,南昌起義前,毛澤東就對南昌起義提出建議:起義一旦失敗,就拉隊伍上山。而且,對湖南省的指導,也是讓湖南的革命武裝“上山”。而且,毛澤東自己也率領秋收起義的部隊上了井岡山。上山打游擊、開辟根據地,“躲”在山溝里,革命什么時候才能成功?

  而且,毛澤東的文章和向中央的匯報信,都缺乏“馬列主義理論”,卻充滿了“事務主義”。而且,毛澤東對地主富農等農村統治者,又有著嚴重的“小資產階級同情心”,不執行燒殺政策,不僅突出的表現為“農民觀念”,而且嚴重“模糊了階級陣線”。

  ——這無疑是周恩來認為毛澤東“觀念不好”的由來。

  但是,城市道路越來越失敗,毛澤東的革命卻越來越紅火。再但是,包括周恩來在內的中共中央,則也越來越認為毛澤東是嚴重的“右傾機會主義者”,農民意識。也即,根據地搞得紅火,只是“狹小經驗”的偶然成功,政治上卻是嚴重錯誤的。

  還有更客觀的現實因素,即毛澤東一直按照自己的“那一套”搞,對中央的指示,則經常來信直接批評。周恩來起草的“二月來信”,被毛澤東回信批評為“太悲觀了”,并拒絕執行。對中共六大規定的“地主不分田、富農分壞田”的土地政策,毛澤東從不執行,而推行什么“給地主富農以出路”的政策,堅持給地主富農分得一份田地。在肅反政策上,毛澤東更是跟中央對著干,推行“堅決廢除肉刑”、不準逼供信,嚴重影響了中央的肉刑肅反政策。在城市道路問題上,毛澤東更是另行一套,搞“鄉村包圍城市”……總之,毛澤東有著自己“完全不同于中央的一套”。

  也因此,1930年8月回國糾正李立三等錯誤的周恩來,對毛澤東的觀點并未有多少改變。李立三在大張旗鼓批評毛澤東的同時,還忘不了賦予毛澤東全國性的領導職責,讓毛澤東擔任中國工農革命委員會主席和中國工農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周恩來則不同,三中全會,仍然不考慮毛澤東進入政治局,同時采取措施削弱乃至剝奪毛澤東在蘇區的職權。取消了中國工農革命委員會和中國工農革命軍事委員會,取消了紅一方面軍總前委,并企圖把毛澤東調離蘇區,到上海擔任總政治部主任。直到四中全會,毛澤東才恢復了政治局候補委員的黨內職務。

  周恩來主導來蘇區替代毛澤東掌握黨政軍大權的人是項英。工人出身的項英,盡管文化程度和工作能力較為低下,但長期受陳獨秀以來的中央核心層的影響,對毛澤東同樣懷有極大的否定心理。在解決富田事變的問題上,凸顯出其 “五味雜陳”的狀態:按照周恩來延安整風時期的揭露,即是“反毛為中心”。一方面堅決支持肉刑政策,一方面批評亂打亂殺;尤其是,其突出的傾向性,促使富田叛亂領導人誤以為項英是支持他們的,由而更加氣焰囂張。另一方面,項英有意對叛亂領導者在組織上不做絲毫具體調整,讓他們保持著叛亂的領導狀態和原有陣勢,為這些人最終被處決埋下了伏筆。熱衷于肉刑政策的項英,在任弼時等三人團到來后,迅速的轉變過來,不僅寫信誘捕了叛亂領導者并處以死刑,而且對參與叛亂的紅二十軍排以上干部處以極刑。同時,在毛澤東在前方領導第二次第三次反圍剿時期,項英等在后方掀起了“肅反中心論”的瘋狂肉刑殺戮,導致根據地陷入極度的混亂之中。

  任弼時、王稼祥等三人團,鑒于項英能力較低的問題,力促中央批準了毛澤東取代項英擔任蘇區中央局代理書記。也即,項英乃至任弼時三人團奉命來蘇區加強黨的領導,以糾正毛澤東右傾機會主義錯誤和農民路線等錯誤,不但徹底失敗了,而且反過來激烈要求毛澤東領導。而且,毛澤東以政治局候補委員的黨內職務,領導中央常委項英、張國燾和政治局委員任弼時等人。被周恩來主導取消的毛澤東擔任主席和書記的中國工農革命委員會、紅一方面軍總前委,也都恢復了。而且,毛澤東再次擔任中革軍委主席。而且,毛澤東不久又擔任了蘇維埃臨時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和人民委員會主席。

  王明、周恩來等在這一過程中的反應,任弼時等人很可能沒有看出來。第二次反圍剿勝利后,任弼時等人即力促中央批準毛澤東取代項英擔任中革軍委主席,但中央在批準后不久,卻下文指示由朱德擔任中革軍委主席一職。8月30日,向蘇區發出的指示信,則不點名的全面批判毛澤東的右傾機會主義錯誤等路線錯誤。這封指示信是周恩來起草的,讓朱德取代毛澤東擔任中革軍委主席一職,顯然也是周恩來主導的。任弼時等在10月底接到中央回復批準毛澤東代理蘇區中央局書記的電報的前后,也收到了8月30日的指示信,才算徹底清醒過來。隨即召開“贛南會議”,對毛澤東進行全方位的激烈批評。這一時期,任弼時等還致電中央,要求派一工人出身的人,來擔任人民委員會主席一職,要求項英取代曾山擔任中央執行委員會副主席一職。前者被否決,后者被批準。

  有資料顯示,任弼時等致電中央要求撤換項英的中央局代理書記由毛澤東取代一事,中央接到電報后,在批準的同時,向共產國際做了匯報,請求共產國際批準。中央回復任弼時等人的“真電”,是十月底。共產國際回復中央的批準是11月3日。不同的是,中央批準的是毛澤東代理蘇區中央局書記,共產國際批準的是毛澤東擔任蘇區中央局書記。

  從客觀事實推測,這一資料顯示的內容應該是真實的。首先,周恩來來到蘇區后,一開始并沒有履任蘇區中央局書記一職,而是仍由毛澤東主持中央局工作;二是毛澤東是在一次主持中央局會議的途中,被不正常的排擠出去的,并被迫去東華山養病;三是周恩來在毛澤東被排擠出去后,才開始履任中央局書記一職。

  毛澤東等人,都十分清楚周恩來中央局書記的身份。周恩來再怎么謙虛,也不會謙虛掉自己的這個身份。毛澤東也不可能在明知代理書記的身份隨著周恩來到來便已經消失的情況下,仍然去主持中央局工作,而等著被趕下臺。

  ——最大的可能,即周恩來明知自己已經失去了蘇區中央局書記的身份,但又不甘心受毛澤東的領導。因此,既無法明確自己中央局書記的職務,又要糾正毛澤東的 “觀念”,才發生了一開始仍然由毛澤東主持中央局工作,在不正常的情況下,替代了毛澤東。

  主流極力回避周恩來對毛澤東非組織手段的打擊排擠,甚至烘托為周恩來支持毛澤東,自然讓人不忍卒讀。但是,國民黨當時渲染周恩來到蘇區后,企圖取代毛澤東的領導權,則是只看到了表面現象。另類者(包括抬周貶毛勢力)的渲染,則無疑是別有用心了。

  客觀的事實是,當時的周恩來,也跟瞿秋白、李立三乃至教條宗派等人物一樣,把毛澤東的那一套看作右傾機會主義、富農路線等嚴重錯誤的東西。也即歷屆中共中央和共產國際,對毛澤東的觀感,長期是:既是中國革命的旗幟性人物,又有著無與倫比的功勞,但卻是集各種路線錯誤于一身,也即是 “黨內最大的右傾機會主義危險” 。因此,決不能讓毛澤東的那一套成為中共黨的路線,也即決不能讓毛澤東領袖中共黨,只能讓毛澤東在“黨的正確路線”的領導下,發揮其才能。而中央蘇區現時的“黨的正確路線”的代表乃至代理人,只能是周恩來。

  直接的說,毛澤東除了軍事才能突出之外,其他方面都是錯誤的。給地主富農以出路的土地政策,堅決廢除肉刑的肅反路線,鄉村包圍城市的革命道路,乃至黨的絕對領導觀念,等等,無一不是極嚴重的錯誤。即使在軍事方面,毛澤東的軍事路線也是錯誤的,主要表現為“游擊主義”。

  因此,不管毛澤東挽救周恩來攻打贛州造成的根據地和紅軍的危局,也不管毛澤東隨后開辟出更廣闊的根據地,必然總表現為:每一次的挽狂瀾于即倒,換來的都是一次比一次嚴厲的批判和打擊排擠。

  博古、張聞天等潛來中央蘇區后,隱瞞必須交權的事實,忽悠不知情的高層繼續推他們掌控中央大權,既有篡權的心理作祟,但更重要的是看到中央蘇區的一班人,除了毛澤東外,沒有人能擔當起中央領導責任,但中央大權卻決不能交到毛澤東手中。——周恩來無論如何都會“謙虛”不干的,項英、任弼時等則是已經被自己證明是干不了的,唯一能夠接受中央大權的,也只有毛澤東了。

  周恩來無疑也是同樣的心理,也才緘默不語,共同隱瞞必須交權的事實。周恩來自己肯定不會干:從李立三到瞿秋白再到王明,周恩來的“謙虛”一直很堅決。一個蘇區中央局,項英、任弼時等都領導不了,主動把大權交給毛澤東,自然更領導不了整個中共革命。更不能把中央大權交到“黨內最大的右傾機會主義危險”毛澤東手中!

  與此相映成趣的,大約是遵義會議了。

  遵義會議的事實,本來是十分清晰的。陳云代表中央向共產國際的正式匯報,湮沒了負總責和軍事負責者,只說“我們推選毛澤東同志擔任領導”;對毛澤東充滿惡意的李德,長期在“中國領導同志”的講話和談話中,獲知的事實是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黨和軍隊中的領袖地位。但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這一事實被有意編纂,突出負總責和軍事負責者,卻滿天飛的敘述毛澤東只是被增選為常委“參與核心決策”,甚至只是 “參與指揮”,還自圓其說的說什么高層注意了“排名問題”等荒謬不堪的理由。

  從主流的敘述和張聞天、周恩來等當時的思維看,事情的確有些蹊蹺。

  直到六屆六中全會后的很長時期,張聞天心理上仍然自覺掌握著政治路線的 “牛角”,仍然不知道讓毛澤東負起全面責任。也即,遵義會議時期,張聞天仍然跟其他人一樣,只認為毛澤東軍事上有一套,政治路線卻是完全錯誤的。從王明回國后周恩來的表現看,周恩來無疑也持相同的觀點。

  ——八十年代后對遵義會議的另一種敘述,由此也能說得通了:

  一方面從黨內到黨外乃至到共產國際,高調渲染遵義會議確立的是毛澤東最高領袖,但實際上卻讓毛澤東無導可領,在黨和軍隊中沒有具體的職權。一旦長征失敗,責任則可以推到毛澤東身上,比如土城戰役,就是這個套路。長征一旦勝利了,自然是黨領導的好,軍事負責者指揮高超,也即沒毛澤東什么事了。

  問題在于,毛澤東既然擔承了“太上皇”的名義,自然全面行使領袖中國革命的職權。尤其是,廣大的共產黨人和將士和干部群眾,早已在教條宗派及其擁躉長期制造的噩夢中清醒了。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孫錫良:老孫微評(內外之變)
  2. 木蘭從軍慘遭強奸:這就是“黃金時代”?
  3. 莫言的母親咋沒病死:莫言最應該說和寫的“故事”
  4. 錢昌明:論錢學森與陳寅恪的區別 ——兼談評判歷史人物的標尺
  5. 由歷史來證明,反毛反社者談民主,那是在侮辱自己和他人的智商
  6. 黃衛東:警惕貿易戰美國文化侵略推動的意識形態崩潰
  7. 吳銘:何大學者又搞惡作劇
  8. 觸目驚心的一千四百萬無恥的“老爺”,問先富為啥容易變“老賴”?!
  9. 望長城內外:擦亮眼睛,當心內鬼!
  10. 郭臺銘愿與“臺獨”分子同臺為哪般?
  1. 離開央視的名嘴們究竟都怎么了?
  2. 濟南農商行腐爛到這個程度,紀委監委在哪里?
  3. 如何反思發生在香港的這場暴亂?
  4. 大寨與小崗,“大有作為”與“小家子氣”的實景
  5. 走進毛主席女兒李訥的生活空間
  6. 醫改的癥結在哪里?
  7. 孫錫良:老孫微評(內外之變)
  8. 吳銘:環球時報是立場問題還是認識問題?
  9. 木蘭從軍慘遭強奸:這就是“黃金時代”?
  10. 師偉:豈容英名成禁詞!
  1. 看了這篇發言稿,我很氣憤!
  2. 黃奇帆先生還是太幼稚了
  3.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4.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5. 魏平:如何看抗美援朝英雄冤案?關于網上《電影<上甘嶺>中張連長是張立春》 帖子的回復
  6. 蘭斌強:清華大學孫教授如此“替美國鳴不平”意欲何為?
  7. 一篇跪著的檄文
  8.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9. 丑牛:強制扶貧強制死,葫蘆官辦葫蘆案
  10. 郭鳳蓮在陳永貴逝世20周年紀念會上的發言
  1. 毛澤東是怎樣當父親的
  2. 走進毛主席女兒李訥的生活空間
  3. 大寨與小崗,“大有作為”與“小家子氣”的實景
  4. 孫錫良:如何保證香港長治久安?
  5. 院士倪光南談中美芯片產業的差距
  6. 如此醫改符合老百姓的愿望嗎?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