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邢玉琢 · 2019-06-12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我認為是一大敗筆,它沒有把中國的反腐斗爭引上健康正確的道路,因為它偏離了“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方向,離開實事求是,狠是狠了,但由于“毫無顧忌”,忽略了“穩”,也就沒弄“準”,授人以超越法律的“嚴辦”,“從仇家兒子頭上開刀”的話柄,這就有違胡耀邦“批示逮捕”的初衷。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邢玉琢  

  2015年11月16日,《鳳凰網》上一則《胡耀邦反腐》中《批示逮捕中央政治局委員之子》的章節,引起我對一件往事的記憶。

  1986年2月3日,在中國政壇的心臟中南海,發生了一件令常人感到震驚和意外的事情,當時中央有關部門的人帶著北京市公安局的人,來到了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胡喬木同志的家,在胡喬木及其夫人不在場的情況下,抄了胡喬木長子胡石英的房間,并當場帶走了胡石英。一個多月后的3月7日,胡石英被逮捕。

  胡石英被捕前是《人才》(后更名為《自學》)雜志社、全國助學工作中心的負責人。《自學》雜志社辦有《自學》和《丑小鴨》兩份青年雜志。該雜志社是國務院編制委員會批準的局級事業單位,最先掛靠在國家科委,后又掛靠在工人日報社、社科院和光明日報社,是我國第一個自籌資金、自收自支、自負盈虧、事業單位企業化管理的文化出版單位。全國助學工作中心則是經中央有關部委批準成立的、以《自學》雜志社為核心單位的一個社會助學公益機構。我當時在《自學》雜志社負責編輯部的一些工作,在全國助學工作中心負責宣傳工作,和胡石英接觸較多,比較了解,但對他在中南海的家被炒,他本人被專政機關帶走,卻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詢問單位其他同仁,也都和我一樣,一頭霧水。

  1986年2月19日上午,也就是胡石英被帶走的16天以后,北京市公安局的兩位干員到單位向我們調查胡石英的“問題”,在向我調查時,我覺得不可思議,便反問道:“這個問題不應該由我告訴你們,而應該由你們告訴我:你們為什么把胡石英帶走?他是我們單位的頭,你們把他帶走了,弄得我們單位群龍無首,人心惶惶,工作沒法開展,讀者喜聞樂見的《自學》、《丑小鴨》被擠壓得無法辦下去,單位幾十口人的生存問題面臨威脅,你們不應該告訴我們胡石英有什么問題?讓我們和他劃清界限嗎?”我說:“如果一定要問我胡石英有什么問題,可以坦率地說,在我看來,他對改革開放是建立了功勛的。”結果,那天的談話不歡而散。

  事態進一步惡化。1986年3月7日,被帶走的胡石英又被升格為逮捕了。坊間傳出胡石英是因為“瘋狂斂財”、“巨額詐騙”被人舉報,經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批示而被逮捕的。這一次,我們無言以對了。因為沒有人告訴我們,胡石英瘋狂斂了什么財,胡石英巨額詐了哪些騙。聽說是胡耀邦批示逮捕胡石英的,又聽說胡喬木在政治局會議上質問過胡耀邦“為什么抄我的家,為什么逮捕我的兒子”時,胡耀邦解釋:“三個部門要求立案審查,我們不能干涉司法程序,等案子結論出來了再說吧。”胡耀邦都這樣答復了,那作為胡石英單位的人,我們也只好等吧。

  盡管沒有司法結論,但此時坊間的傳言滿天飛了。總結起來,是說胡石英“瘋狂斂財”、“巨額詐騙”了大量現金,“數量之大,要用麻袋來裝”。有的更邪乎,說是在胡石英的床底下,“掏出幾麻袋錢,來了個人贓俱獲”,云云。

  胡石英被逮捕關押一年左右,北京市檢察院方面的干員曾找過我和單位的同仁,說是要定胡石英的案了,來向我們調查核實胡石英的問題。我們問調查人員:“胡石英都被抓起來關押一年了,坊間傳說從他床底下搜出大量現金,數量之大,要用麻袋來裝。而且是‘人贓俱獲’的。到了這個份上,作為和他一起工作過的員工,都想知道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希望能看到確鑿的人證、物證、旁證。如果有,我們和他劃清界限;如果沒有,那是不是弄錯了,或者有人對他誣陷,也應該還他一個公道?”兩位干員有點無奈,表示他們只是“奉命行事”,無可奉告。

  這次談話過了不久,《自學》雜志社收到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1987年2月23日發出的《刑事終審裁定書》副本。這份裁定書說,1985年初,胡石英以“全國助學工作中心”負責人的身份,在同廣州益華貿易公司等單位籌建“中國四方聯合開發公司”期間,收受益華貿易公司副總經理張廣平(另案處理)賄賂人民幣五千元。同年12月,胡石英代表“全國助學工作中心”在同港商余維達洽談籌建“玉都山博覽園”的過程中,收受余維達賄賂紫金石金手鐲一個、毛連衣裙一件、銅火鍋一個,共價值人民幣一千一百余元。據此,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胡石英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胡石英以其行為不構成受賄罪為理由,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1987年2月23日公開審理了此案,遂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

  至此,依法辦案的“案子結論”終于解開了神秘的面紗:1986年2月3日從當事人胡石英房間的床底下搜出大量人民幣現金,數量之大要用麻袋來裝,原來是五千元?而且,這五千元是1985年初胡石英以“全國助學工作中心”負責人的身份,在和廣州益華貿易公司等單位籌建“中國四方聯合開發公司”期間,益華副總經理張廣平送給他的“經理活動經費”,因為胡石英被舉薦為籌建中的“中國四方聯合開發公司”經理。籌辦公司要有活動經費,作為“全國助學工作中心”負責人的胡石英和其他單位一起籌辦“中國四方聯合開發公司”并被舉薦為經理,其經理活動經費由合伙人提供這在當時是兩廂情愿,合理合法的,算不上什么“受賄”。把這五千元定為“受賄”罪是否有失公允,明眼人一看便知;胡石英不認為這是“受賄”也在情理之中。退一步說,即使“受賄”罪名成立,在當年的中國,五千元算得上“大量的人民幣現金”,算得上“數量之大,要用麻袋來裝”嗎?這是不是言過其實,故意夸大?在1985年到1987年的中國,無論從全國范圍來看,還是從中國政壇來看,抑或從高干子弟這個圈圈來看,五千元實在算不上“大量人民幣現金”,也談不上“數量之大,要用麻袋來裝“。如果硬要這么說,就有點不實事求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之嫌了。

  不管控辯雙方服也好,不服也罷,隨著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終審裁定書的下達,胡石英案件隨著時間的推移,也隨著胡耀邦、胡喬木以及鄧小平、陳云、李先念、萬里、習仲勛、薄一波、鄧力群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故去,漸漸地淡出了人們的視野。胡石英呢,自己的傷口自己治,也開始了全新的生活。但讓人始料不及的,是近年來這件事又被一些人惡炒了起來。

  為什么說是惡炒呢?其一,判決書里根本沒有的“詐騙”“巨額詐騙”“瘋狂斂財”“非法斂財”等等罪名,在近幾年的網絡帖子和報刊雜志文章里均出現了,這是違反實事求是原則的,也經不起實踐的檢驗;其二,繼續以訛傳訛,誤導輿論,什么“大量人民幣現金”“數量之大,要用麻袋來裝”,“也別說還真的掏出幾麻袋錢來,整個一個人贓俱獲”等等,到了2014年,在第二期的《炎黃春秋》雜志上,干脆把“在胡喬木兒子的床底下搜出一麻袋的人民幣”說成是中紀委副書記韓天石親口說的了。既如此,判決書里為何沒有?可見,以訛傳訛滿天飛,以此撥弄是非,挑動仇恨;其三,通過抹黑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個人,抹黑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群體。《胡耀邦胡喬木之間結恩怨,在職總書記從仇家兒子“頭上開刀”》《胡耀邦嚴辦胡石英》《胡耀邦下令搜政治局委員住所》《某左派元老為何常說胡耀邦的壞話:兒子詐騙被查處》等等,從這些標題上,就不難看出作者缺乏善意,而細讀題下的文章 ,則發現一批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被“胡耀邦‘批示逮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兒子”胡石英一案震動得“風聲鶴唳”了,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李先念”。這樣的“一下子震動了整個中南海,也第一次震動了中國領導的最高層”,我認為是一大敗筆,它沒有把中國的反腐斗爭引上健康正確的道路,因為它偏離了“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方向,離開實事求是,狠是狠了,但由于“毫無顧忌”,忽略了“穩”,也就沒弄“準”,授人以超越法律的“嚴辦”,“從仇家兒子頭上開刀”的話柄,這就有違胡耀邦“批示逮捕”的初衷。

  因此,在30年之后的今天,再來惡炒什么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已經沒有必要了。我想,一生追求實事求是,力主平反冤假錯案的胡耀邦,若九泉之下有知,也會糾正他當年的批示,制止這種惡炒的。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2. 囂張!!!被警方懸賞100萬的通緝犯,竟然200萬懸賞警方
  3. 被反毛公知狂吠不止的“三反五反”竟是正義而偉大的社會運動!
  4. 中國稀土不能作為一張牌來打
  5. 馬云的菜鳥真爛
  6. 《環球時報》:羅援:四次戰略較量的啟示
  7. 郭松民 | 三評《血戰臺兒莊》:蔣介石吃王銘章的“人血饅頭”!
  8. 數學:中美貿易戰的美方原因之分析
  9. 俄羅斯走上資本主義道路后的困境
  10. “70畝小麥手割”反轉了?No,還有更大的瓜!
  1. 《人民日報》為何如此不講政治?
  2.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3. “終局”信號已來: 留給我們這代人的和平還有多久?
  4.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5. 望長城內外:鄧小平有沒有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富了”?
  6. 關鍵時刻,有人要把孫小果案水攪渾
  7. “鐘聲”的論調,才是徹頭徹尾的“崇美”、“媚美”
  8. 郝貴生:亞當·斯密是“悄悄流淚”,還是“熱烈歡呼”?
  9. 雙石 | 淮海戰役大復盤:滿血復活,“連續作戰”?
  10. 倪光南在數博會上談“華為中興事件”
  1. 看了這篇發言稿,我很氣憤!
  2. 黃奇帆先生還是太幼稚了
  3. 魏平:如何看抗美援朝英雄冤案?關于網上《電影<上甘嶺>中張連長是張立春》 帖子的回復
  4. 蘭斌強:清華大學孫教授如此“替美國鳴不平”意欲何為?
  5. 《人民日報》為何如此不講政治?
  6. 貿易戰,鼓吹中國對美妥協投降的竟是這三類人!
  7. 一篇跪著的檄文
  8. 央視在黃金時段播出《英雄兒女》《上甘嶺》,為何不解禁《抗美援朝》電影電視劇?!(含流出的片段)
  9. 丑牛:強制扶貧強制死,葫蘆官辦葫蘆案
  10. 郭鳳蓮在陳永貴逝世20周年紀念會上的發言
  1. 我為周總理處理后事
  2.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3. 《人民日報》為何如此不講政治?
  4. “舊時代”即將落幕,“新時代”開始到來!
  5. 至今猶有拾穗者?
  6. 伊朗石油部長:中國等8個國家和地區不再購買伊石油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今天